风口上的剧本杀,第一次直面真正意义上的监管之压。建立剧本负面清单,实施备案管理,经营单位将成“第一责任人”……日,上海文旅局的一份《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引发热议。狂奔和竞争之下,剧本杀本就已经告别了“及格”就能活得滋润的年代,毁誉参半的剧本杀势必迎来监管已成行业内心照不宣的事实。上海在监管方面的率先探索,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监管已就位

草莽时代,或许是过去几年剧本杀行业的一个写照:一边是蓬勃发展,一边是内容良莠不齐、侵权盗版严重,监管到了该出手的时候。11月17日,上海发布消息称,日,上海市文旅局向社会公布了上述征求意见稿,由此上海也成为全国首个将剧本杀纳入备案管理的城市。

剧本内容是管理的一大重点。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剧本及故事情节中不得出现的十大类情形及从业单位演职人员不得实施的四大类行为,对有涉及上述内容及行为的剧本整改通过后可予以备案;此外,上海市文化旅游局还将建立并发布违规剧本的负面清单,为经营主体购置和管理剧本提供指导。

根据管理规定,密室剧本杀行业经营单位应对经营中使用的剧本开展自审,建立健全内容自审制度,配备满足自审需要的审核人员,建立适应内容管理需要的技术监管措施,将自审通过的剧本交由文旅部门备案登记。据悉,此项规定明确了密室剧本杀经营单位将成为剧本内容管理的“第一责任人”,须承担起把好剧本内容第一道关的重任。

但监管并不意味着“一棒子打死”。征求意见稿也明确,备案管理不是将行业“管小管死”的“打击式管理”,而是通过备案工作督促企业守好安全底线、规范有序经营,淘汰一批不良内容剧本和违法经营主体,推动密室剧本杀行业向好向远健康发展。

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看来,设立负面清单是当前最核心的关键点。对剧本杀行业来说,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良莠不齐,很多产业参与方都在疯狂地进入这个市场,但很多东西可以做或者不可以做,没人知道为什么,或者说没人知道边界在什么地方,负面清单的重要就在这里。另外,剧本杀备案的意义则在于监管开始出手进行市场的规制,由政府层面规范市场的行为,真正让市场走向一个合理竞争的方向。

游走“灰色地带”

“势必是要管起来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前夜,资深玩家李尚刚刚结束了一场长达7个小时的剧本杀。在他的记忆里,剧本杀大约起步于2017年,真正火起来的时间在2019年末2020年初,剧本类型也从最初的推理本延伸出情感本、阵营机制本等。

“但一直以来,剧本其实是游走在一个灰色地带的”,李尚解释称,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剧本杀中的剧本到底算不算发行物?有些较为受欢迎的本,印刷规模不可小觑,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没有版号的出版物。之前没有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印刷规模小,社会影响力小,如今行业越来越火,再加上擦边内容的确存在,势必是要管起来的。

伴随着娱乐和社交的双重属,剧本杀在过去几年“大杀四方”,即便是疫情期间,行业规模也能逆势增长。今年9月,剧本杀内容发行品牌探案笔记刚刚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而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预测,到2021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2亿元。

但乱象也始终是剧本杀无法规避的现实问题。黄色、暴力的剧本,恐怖、荒诞的话题,盗版严重的剧本,让整个行业一度被诟病。

新华社曾在《变味的“剧本杀”》中点名剧本杀,指出正能量的“剧本杀”对参与者释放精神压力、丰富想像力、加强人际沟通具有积极意义,但如果内容过于恐怖刺激,参与者又没有一定辨别能力,例如未成年人沉迷其中,反而会造成参与者现实和剧情的角色混淆,产生心理问题。

在江瀚看来,此前剧本杀大规模涌现,实际上有它自己的问题。“我们可以预判,上海只是一个先行者,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城市进行这方面的规范,甚至不排除未来会有政府机关进行全面的市场规范,这种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上海的先行先试对于市场来说是有非常积极意义的。”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不过对于剧本杀的经营者而言,上海监管的出手或许不会带来山雨欲来的“连锁反应”。有地方的剧本杀店铺老板表示,影响其实并不会很大,除非监管到了非常严格的地步,比如会到每家店铺查看有什么本,会开什么本,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于一些新店或者小店,影响可能会大一些,因为涉及买本。而老店的本存量很大,客源也很多,基本上不担心这个问题。

李尚也曾与北京的一家剧本杀店主聊过监管的问题,对方的回答并不慌张,在他看来,管控其实对发行方的影响会比较大,但其实很多剧本的作者都是从编剧起家的,对于内容有一定的把控能力。而且能够看出来,整个行业这几年也一直处于一种自我规范和约束的状态,“他们也知道,不约束就会死得很快”。

更重要的是,在上述店家看来,这个行业“不是离了擦边球就活不下去了”。除了血腥暴力内容之外,本身也有很多优秀的本。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其实是想通过这个游戏扩大自己的社交,需求摆在这里。

事实上,辞职期间,李尚也曾细细考察过这个行业。据他观察,剧本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轻资产,整条产业链上大概只分为作者、店家和玩家三个部分。其中作者一环可以包括美工、印刷、发行等步骤。

2019年的时候,很多店家其实是一边做发行,一边开店,相当于“以店养发”。因为发行初期相对容易亏损,靠开店挣的钱补贴发行亏的钱,慢慢等发行做大之后,能够吸引一些优秀的作者进驻或者投稿,就可以靠发行“赢者通吃了”。在投入方面,几乎只有两大部分,房租和“本”钱。另外就是人员的投入,比如类似于主持人的DM,和一些NPC的费用。

李尚对行业看得通透:至于一家店能不能经营好,除了选址、宣传、DM的专业程度以及店铺的装修这些基本要求之外,能不能做到有特色才是关键所在。如果没有特色吸引消费者,那么消费者可能更倾向于就,或者哪里便宜去哪里,没必要千里迢迢赶到这家店。

“现在已经不是做到及格就能活得不错的年代了”,在李尚看来,如果有不错的成本管控,有不错的配套表现,一家剧本杀的店铺可能能活,也可能盈利,但要想活得好,肯定远远不够,毕竟行业已经竞争很激烈了。

(北京商报记者杨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