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三个交易日,B站股价已经下跌约30%。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三季报亏损额度加大,而且对四季度的营收指引较低;第二是在公布财报的第二天,就急匆匆地推出了14亿美元(还有可能扩大为16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方案。

任何正常人都能意识到,在此时此刻进行融资,极不明智:

·互联网中概股的市场情绪非常悲观,投资者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在一年以前,B站这样的公司的再融资会被人哄抢,现在则过了时候。

·在三季报公布之后,投资者已经为亏损扩大而感到不满,B站股价也暴跌了两位数。此时宣布进行融资,给投资者带来了“管理层并不在意股价”的恶劣印象。

·过去几个季度,B站的对外投资带来了巨大的亏损;还有一部分亏损尚未计入损益表。投资者担心,B站融资是为了加码对外投资,投得越多可能亏得越多。

事实上,在可转债融资计划公布的第二天,B站就宣布以6亿人民币收购漫画平台“有妖气”。我听到了很多人质疑这笔收购的意义,因为有妖气早已过了黄金时期,在用户和内容方面的实力都很弱。就算这笔收购具备战略价值,很可能也买贵了。

过去一年,B站的烧钱速度比较快,但还没有快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在2020年的资本市场高热时期,这种程度的烧钱根本不会引发投资人的担心;到了2021年的资本市场寒冬,投资者开始有些担心,不过至今似乎还是可控的:

1、2021年一季度末,在完成港股IPO之后,B站拥有176.0亿元现金、62.1亿元定期存款、32.3亿元短期投资,合计资金储备约270亿元,达到历史最高点。当时应该没人会想到,在短短半年之后,B站竟然又需要融资。

2、2021年三季度末,B站的资金储备下降到了244亿元(104.7亿元现金、45.2亿元定期存款、94.4亿元短期投资),两个季度内的资金净减少为26亿元

在手握244亿元资金的情况下,B站完全没有必要急着在此时融资。在可转债发行公告中,B站宣称会把融资所得用于“丰富内容、研发及一般企业用途”;也就是毫无细节。

这加剧了投资者的疑惑:他们担心B站会在版权内容方面无休止地砸钱,从而重蹈爱奇艺、腾讯视频的覆辙;或者进行过于冒险的大规模并购,最后导致大规模的减记损失;又或者乱七八糟地进行一圈战略投资,结果会导致永无休止的投资损失。

在2020年,无论B站做什么,资本市场大概都会拍手叫好。可现在是2021年11月,资本市场先是目睹了快手股价长达半年的大幅下跌,然后目睹了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增长基本结束,同时还目睹了爱奇艺继续奄奄一息的挣扎。这种情况下,如果B站管理层足够聪明,就应该收缩过冬,等待形势明朗再恢复扩张;如果到了明年形势还不明朗,就应该继续等下去,因为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B站还在讲“下个季度游戏业务恢复增长”的故事,但是游戏版号已经停发三个多月了,而且B站上半年的《坎公骑冠剑》代理已经以惨败告终。

B站最能拿得出手的是广告业务的增长,但是如果最擅长做广告的字节跳动都已经停止增长,那么投资者不禁要问,B站还能增长多少?

B站还可以展望电商业务的未来,但是天猫最近的疲软增速足以让投资者胆寒,而且阿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过了,消费市场整体疲软的局面可能持续下去。

过去几年B站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不是出于管理层的英明决策(从来也谈不上英明),也不是出于业务团队的工作效率(从来也谈不上高效),而是出于时代机遇。时代潮流把现在的B站管理层推到了弄潮儿的位置上,但潮流也会随时转向,把昔日的弄潮儿狠狠摔下。

要知道,从1940年6月德军在巴黎凯旋门举行阅兵,到1945年5月苏军在柏林勃兰登堡门举行阅兵,只过去了不足五年。从1942年10月德军兵临斯大林格勒、阿拉曼和高加索山,到1945年4月盟军与苏军在易北河会师,只有短短的两年半而已。熟读历史的人当然知道世事变化带来的危险性,但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历史。   过去两年,B站的对外投资主要用在了三个方面。毫不夸张地说,三个方面的意义都不大:

第一是对游戏公司的投资,其中战略投资的数量较多,也包括并购。遗憾的是,B站缺乏游戏基因,准确地说是缺乏亲自下场做内容的基因。历史已经一再证明,B站游戏业务最好还是安于发行和联运,不要尝试自研。

B站管理层一直不信邪,上个季度还宣称计划在几年内把自研游戏占整个游戏收入的比例提升到50%。这毫无可能性,近乎痴人说梦。哪怕通过激进的收购去抢游戏产品,也是不可能的——腾讯和字节跳动早已杀红了眼、武装到了牙齿,在全球抢夺一切稍微有点档次的自研游戏公司。这种情况下还能被B站收购的公司,恕我直言,条件一定不怎么样。

而且,就算能够收购优秀的自研公司,又怎么样呢?B站管理层不懂游戏,也很难找到足够资深的懂游戏的人。这与腾讯、网易形成了天壤之别。B站在游戏产品上的冒险,就像二战期间德军在北非的冒险一样,毫无战略意义。

第二是对内容公司,包括影视公司、MCN和UP主工作室的投资。这个领域的水很深,到处是地雷,而且蕴含着很多利益交换的可能性。我无意质疑B站管理层和投资部门的专业性,但是人在河边走,很难不湿鞋。

何况,即便B站在内容投资方面取得了成功,甚至以此为依托发展出了自主的头部内容,那又怎么样呢?爱优腾过去几年做的“自主头部内容”还少吗?B站不想做下一个爱优腾吧?无论是投国创动漫、投真人电影还是投UP主,真能带来比爱优腾更好的结局吗?

时至今日,资本市场早就取得了共识:中国不可能产生Netflix或YouTube这样的公司,至少现在不可能。如果B站想挑战这个定律,那就是想挑战整个体系。别说B站了,就算让腾讯、阿里或字节跳动去挑战,也是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

第三是对一些完全无关的公司的投资,例如2021年8月对中国电信的投资,10月对观察者网的投资,还有对新消费、元宇宙等赛道的投资。这些投资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它们能与B站的主营业务产生什么协同效应?能让B站的生存环境变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如果B站希望像腾讯那样,把投资打造为一项核心竞争力,那就太高估自己了。腾讯投资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首先要归功于总裁刘炽平的精准眼光、他领导的投资团队的强大执行力,其次要归功于微信和QQ为被投对象提供的流量资源。B站两者都没有。

亲爱的B站管理层(名字就不点了),能够把公司做到现在的规模,你们当然是比较优秀的。但是,如果你们认为自己跟刘炽平、马晓轶一样优秀,那就错了。相信你们也不会这样认为。既然如此,就不要试图把投资变成一项核心竞争力。

总而言之,我呼吁B站尽快停止毫无意义的对外投资,把资源集中于主营业务,尤其是提高运营团队的效率,提高UGC生态系统的丰富度。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是对外冒险的时候,已经投出去的砝码也应该想办法收回来。要与投资者建立长期的良好关系,不要轻举妄动、挥霍他们的信任。

不过,我的上述呼吁肯定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因为直到1945年3月,德军仍然没有认清形势,还在进行徒劳无功的战略反击。在匈牙利巴拉顿湖方向的“春醒”行动当中,他们竟然妄想用一个装甲集团军吃掉苏军的一个方面军,彻底夺回东线南翼战场的主动权。

德军当然没有做到这一点。在苏军开始反击后24小时,德军全部被歼灭或驱逐回进攻出发点。一个月以后,苏军占领了维也纳和柏林,为第三帝国划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