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卢泓言/卢泓言

不提供二次转载

几乎每一次看到马斯克的推特头像,一只挺立的火箭,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以确定看到的到底是火箭还是另一种东西。

是的,一只挺立的火箭,跟雄性生殖器实在太像了。我甚至想,从减少摩擦并蓄力的科学角度,这两样东西是不是必然近似。

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火箭能量满满,朝气蓬勃,发射,一直往上冲。是不是神似?最先进和最原始之间,真有联系吗?

一个三岁小孩很难使用鼠标键盘,但可以直接上手玩苹果手机,因为拿手指在屏幕上指指点点是人的原始本能,不需要学习,不需要思考。大人因为成年后受的“污染”较多,可能更需要看文字说明书。所以不识字的小孩可能比老年人更快学会使用苹果手机。

张小龙对“摇一摇”这个功能的解释是,人出生,最自然的反应就是握紧和摇摆,也就是说,能把人最原始的观感挖掘出来的产品,就是好产品。

张小龙认为好的用户体验就是自然。什么是自然,就是人最原始,本能的反应。在观察孩子的过程中,会得到许多关于自然的灵感与启发。

我是77年生于小县城,在小时候那种破破烂烂的公共厕所,孩子们都是排一排撒尿,对面是一堵破破烂烂的水泥砖墙,就直接尿在墙上,而我们当时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比谁尿得高,个个拼了命的用腿脚和腰的力量把尿往上冲,我当时最好的成绩是尿到比我的头还要高半个身体的位置,小学厕所那堵墙大概有两米高,高个子的男生有时候可以尿到墙外面去。毫无疑问,如果有那个能力,我们会把尿喷到月球上去。

没有人教,孩子们站在那堵墙面前,很多人都会本能的玩这个游戏。喷射,向上,更高,更远,更男人。

所以,当我看到同样喷射,向上,更高,更远的火箭时,想起孩子时的尿得高,就太自然了。而很多人,尤其是男性看到火箭喷射向太空时的那种荷尔蒙飙升,无比激动和骄傲和向往,也是太自然了。

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如此激动向往,他们思考一下,会说,因为先进的科技,因为人类走向太空。但实际上,人的理性多是被感性控制的,本能要比大脑,荷尔蒙要比思考强大太多了。

远古时人类就有生殖器崇拜,因为通过生殖器孕育后代,壮大族群,繁衍下去。火箭的本质也是这样,就像地球人类的受精体,被发射出体外,到太空中,繁衍出一群新人类。此过程中,马斯克就是那颗最强壮的精子。

马斯被追捧的另一个原因是,走出地球是基于人类终极思考,因为人类末日几乎不可避免,比如气候灾难、地球毁灭。而这一点也完全契合人类的最原始的经验,每个人都会死,在死之前,留下后代,让他代替自己活下去。

哈佛历史学家莱波雷说,马斯克正在建筑一个科幻世界,而我们都不可避免地会掉入这个陷阱。极端的、外星的资本主义,在这一体系下,股票价格与其说是由收益驱动,不如说是由科幻小说的幻想驱动。

我觉得,与其说股票价格是由幻想推动,倒不如被人类的原始本能推动。或者更进一步说,幻想其实都为了满足本能。

很多科幻小说里描绘了一个典型的科幻场景,也就是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式社会,在那里,人们不再害怕贫穷、疾病和死亡。班克斯生前最后一次接受BBC采访时,他说:沉浸在科幻小说中,你可以得到极大的自由。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

简单说,科幻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自由,人可以不再被现实束缚,不再被地球的重力束缚。

在没有现代科技及其科幻之前,中国人有一个跟科幻非常神似的爱好,那就是武侠。后来科技和科幻逐渐挤占了武侠在我们心里的神秘位置。

而武侠的本质也是自由。飞檐走壁,盖世奇功,行走江湖,拈花摘草即可伤人,千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我们对此的向往背后,是对自由的迫切渴求。

所谓笑傲江湖,其实就是争自由。老子想不理你就不理你,想砍人就砍人,想退出江湖就退出江湖。老子不被束缚。

《东方不败2风云再起》有一句经典台词,荷兰人点燃大炮轰向东方不败,说了一句,你有神功,我有科学。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把炮弹接住又扔了回去,也说了一句,你有科学,我有神功。

太精彩了。科技和科幻,以及神功和武林,都是一个东西,让人彻底自由。

这个时候,再感受一下孩子们的尿得高和火箭升空,它们都是在抗拒重力的束缚,在一个地球这样的物理世界里,脱离重力束缚,是最大的自由。

可是尿得高只是男性的本能,不是女性的本能,所以尿得高和自由只是人类本能的一面,应该还有另一面。在人类的繁衍中,男性提供精子,女性却是在子宫里孕育生命,再用乳汁喂养,这需要很多年的辛劳。

所以如果说男性的本能是自由,女性的本能是责任,雄性的本能破局,雌性的本能是守成,雄性的本能更快更高更强,雌性的本能是柔和宁静。海洋是流动的,这是雄性的本能,大地是安忍的,这是雌性的本能,而海洋文化就是太空探索和星际殖民的源头。

既然人类是由两种本能平衡而成的,那么任何把一种本能极端化的做法就会打破平衡,危害到人类。

莱波雷认为,马斯克代表的科幻世界,以及无政府主义的极端自由的星际殖民,背后其实是“技术和工程可以解决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的顽强信念。

这个看法,其实就是雄性本能可以打破和替代雌性本能的顽强信念,科技和工程就是最强大的破局的力量,流动的力量,带来增量的力量,而政治经济文化就是守成的力量,盘活存量和秩序的力量。

可以说,如果鄙视和抛弃雌性的本能和力量,一味强调更快更高更强,自由,以及打破,那么被此占领的星际殖民地以及太空探索会成为一场灾难,他们可能会比他们想要离开的地球更快的迎来末日。

最先进的,往往是被最原始的所掌控,我们在被一些看似高大上的新名词和新玩意儿感动到心潮澎湃时,实际上,只是身体里的原始本能在不知不觉中被点燃了而已。有时候新新人类,未来使者,只是一群伪装得更隐蔽的猩猩而已。只有最原始的,才会是激荡人心的,才是强大持久的。

最后思考一下,马斯克是当前雄性本能的代表,那么谁是可与之抗衡和平衡的雌性本能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