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1月16日早间消息,据报道,最近,一位分析师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德国工厂进行的一系列创新,与亨利·福特(Henry Ford)革命性的装配线相提并论。

福特是福特汽车公司创始人,也是世界上第一位使用流水线大批量生产汽车的人。

两年前,马斯克曾出人意料地宣布,特斯拉将在柏林郊外建厂。两年后,该项目即将开花结果,特斯拉的赌注也从未像现在这样触手可及。

马斯克称,特斯拉正在研发的新奇产品,对其车辆的结构设计具有变革性。他想使用巨型机器,用一块金属来生产车身前后部分。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他将能大幅削减时间和成本,减轻车身重量,并提高行驶里程。

对于几年前关注过Model 3发布的人来说,这一切听起来都很熟悉。一直以来,马斯克都在推进创建一个高度自动化工厂的计划,并将其称为“外星无畏舰”(Alien Dreadnought),即“制造机器的机器”。但这一制造系统出了灾难性的错误,几乎使特斯拉破产。如今,特斯拉拥有更多的资源来支持马斯克在汽车制造方面突破极限的愿望。

上个月,摩根士丹利首席汽车业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在一份报告中称:“长期愿景是,特斯拉有机会彻底改造汽车生产流程。特斯拉正在打造未来的汽车工厂。”

今年早些时候,马斯克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总结了特斯拉的追求。今年1月,他在Twitter上写道:“用我们的巨型铸造机,我们真的在试图用制造玩具车的方式,来制造全尺寸汽车。”

德国工厂的创新

上个月,特斯拉德国工厂向公众开放了一天。特斯拉表示,将向世界上最大的压铸机注入铝,然后这些机器将用6100吨的压力夹紧金属,这相当于1020头非洲大象站在上面。

该工厂将容纳8台这样的机器,马斯克的目标是,最终用一块金属冲压出Model Y SUV的两个最大部分,前车身和后车身。相比之下,对于当前的Model 3,仅后部车身就由70块金属部件组成。

马斯克用了一个术语来形容这些机器,“Giga press”(千兆压力机)。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机器并不是特斯拉自主研发的,而是从IdrA Group公司购买的。IdrA Group是一家意大利公司,已将这些机器出售给三大洲的三个客户,并正与其他汽车制造商和主要供应商进行谈判。

前部和后部铸件,将与Model Y的车架连接,车架将容纳内置在车辆结构中的电池。当前,特斯拉和其他电动汽车厂商都是采用将电芯或者模组封装成电池包,然后嵌入到车身内的设计。而特斯拉德国工厂直接将电芯或模组安装在车身上,以车身结构充当电池包的外壳。

在特斯拉去年的“电池日”活动中,马斯克曾讨论过“电池和车身制造更简单、更一体化”的后果。他当时称,可以将每千兆瓦时电池输出的投资减少55%,并将所需的工厂占地面积缩减35%。

成败在此一举

除了上述各种积极的一面,马斯克也承认,特斯拉德国工厂也是一个赌注。去年10月,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柏林工厂将会出现很多新技术,这意味着巨大的生产风险。”马斯克当时还称,特斯拉在上海和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将在大约两年的时间内,即这些新技术得到验证后,尝试同样的过渡,

就在这篇帖子发布5个月后,弗里蒙特工厂的一台“Giga Press”(千兆压力机)卷入了一场小火灾。这台机器在高达850摄氏度的温度下熔化铝合金,然后将金属移入略微不那么热的保温炉。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乔纳斯在10月24日的报告中写道,制造过程很棘手,部分原因是合金必须“以确保整个结构均匀冷却”的速度进入。

德国的汽车制造商正密切关注特斯拉的进展。大众汽车可能会在其庞大的沃尔夫斯堡总部附近,建造一家新的电动汽车工厂,以直接回应马斯克的德国工厂。

本月早些时候,大众汽车CEO赫伯特·戴斯(Herbert Diess)试图让他的员工团结起来迎接挑战。他警告说,特斯拉可能会在短短10个小时内制造出一辆电动汽车,而大众汽车在茨维考(Zwickau)的工厂需要30多个小时。而大众汽车的新工厂将每年生产25万辆电动汽车,并希望在生产时间上赶上特斯拉。

上个月,乔纳斯调高了特斯拉的产量预期。他预计,到2030年,特斯拉每家工厂每年将平均生产80多万辆汽车。而当前,弗里蒙特工厂每年可生产50万辆汽车。

乔纳斯在报告中称:“我们还没有看到电动汽车行业的‘装配线时刻’,但我们相信,这一时刻即将到来。我们也相信,特斯拉在这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上个月,宝马汽车的生产负责人米兰·内德尔科维奇(Millan Nedeljkovic)在一次活动上曾表示,宝马汽车还没有使用像特斯拉这样的大型铸造机,部分原因是,这将降低“在同一条装配线上生产几种不同车型”所需的灵活性。

虽然如此,特斯拉的新方法还是引起了内德尔科维奇的兴趣。他说:“如果奏效,也许我们会考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