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省级子公司名称变更,是目前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中的一项阶段任务。按照文件要求,5 月 31 日前 23 家非上市省网公司应该完成更名。但实际上 5 月底前只有 14 家省网公司完成更名,而且其中还有一些省网公司并未完成股权变更,难言 “ 深度整合 ”。

而在 5G 方面,国内 5G 发牌已有两年,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发展 5G 如火如荼,中国广电 5G 业务目前尚未推出。虽然中国广电计划在 2021 年开通 40 万座 5G 基站,但是面对电信运营商巨大的先发优势,中国广电 5G 的机会还有多大呢?

01

“ 统一名号 ” 未能如期完成

去年底前,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广电持股 51.53%)成立,标志着全国有线电视一网整合工作开始加速。

按照中国广电网络股份公司对各省网络公司两步走的整合计划,第一步是整合非上市公司,希望能统一名号、统一品牌、统一运营等。

“ 统一名号 ” 的工作率先开展,今年 2 月底,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工作函,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启动各省级子公司更名工作。按照工作函要求,各省网公司更名工作在 2021 年 5 月 31 日前完成,县级分子公司将在 2021 年 6 月 30 日前完成。从更名方案来看,如果是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 “ 中国广电 ×× 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如果是有限公司,则更名为 “ 中国广电 ×× 网络有限公司 ”。其余 10 家上市公司根据工作推进情况后续参照此方案进行更名。

但直到 5 月底,只有 14 家省网公司完成更名,到 6 月 4 日,也只有 17 家完成更名。最新更名的是河北省网公司,原来名称是 “ 河北广电信息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现更名为 “ 中国广电河北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6 月 2 日,内蒙古广播电视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 “ 中国广电内蒙古网络有限公司 ”。

《IT 时报》记者梳理后发现,目前尚有广东省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青海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广电信息网络集团有限公司等未完成更名工作。

大部分已经完成更名的省公司中,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 51%,但也有例外。以四川为例,虽然从 “ 四川省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 更名为 “ 中国广电四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但企查查数据显示,公司股东达到 118 位,多为四川省内的电视台,并没有见到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影子。

图源:企查查

图源:企查查

02

广电 5G 最大难题不在建网

如果说推进 “ 全国一网 ” 是中国广电生存的根基,那么 5G 对于中国广电来说,则意味着未来。

2019 年 6 月,中国广电和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一起获得 5G 牌照,但当时业界对广电 5G 的前景并不看好,虽然手握 700MHz 优质频段,却面临缺钱、缺人、缺经验的难题。

和中国移动牵手进行 5G 共建共享之后,业界对于中国广电 5G 的发展乐观了很多。今年 3 月,中国移动披露,计划在 2021 年底完成 40 万站 700MHz 频段 5G 基站建设,而且要求从今年 3 月 1 日起 4000 元以上终端必须支持 700MHz,自 10 月 1 日起所有新终端必须支持 700MHz。

在 5 月底举行的中国国际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展览会上,中国广电副总曾庆军对外表示,中国广电计划在 2021 年开通 40 万座 5G 基站,2022 年上半年开通 48 万座,并全面支持 5G NR 广播业务。

依靠 700MHz 频段穿透力强、覆盖广的优势,中国广电 5G 建网的难度、成本无疑低了很多。融合网主编吴纯勇表示:“ 中国广电仅需建设约 40 万座基站就可实现全国范围的覆盖,较三大运营商均 600 万座基站的数量有着惊人的差异。”

诺基亚 CEO 佩卡 · 伦德马克数月前曾预测,“CBN(中国广电)很可能会在 700MHz 频率上部署 30 万或 40 万个基站以实现广域覆盖。”

相比之下,中国广电 700MHz 基站建设的速度也快于在较高频段建设 5G 的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但是,建网不是目的,让用户用起来才是根本,中国广电毫无疑问会面临更大压力。

压力首先来自于竞争对手。截至 4 月底,中国移动的 5G 套餐用户达到 2.05 亿户,渗透率达 26.96%;中国电信 5G 套餐用户达 1.18 亿户,渗透率达 32.91%;中国联通达 0.99 亿户,渗透率达 31.85%。很明显,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已经建立了巨大的先发优势,极大压缩了中国广电 5G 的空间。

其次,压力来自于中国广电内部,存在宽带运营成本居高不下、产品竞争力不如对手、缺乏业务创新能力等等问题。

03

5G 广播能否承载起厚望?

处于后发位置的中国广电 5G,想要在市场上立足,需要依靠差异化。目前,5G 广播被视为中国广电 5G 区别于其他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差异化业务。

何为 5G 广播,简单理解,就是通过 5G 移动通信技术实现手机免流量观看广播电视直播,但以后并不仅限于手机这一终端,也可以在智能汽车、智能穿戴设备上进行。

发展 5G 广播,并不是广电系心血来潮。早在 2018 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电视科学研究院等部门成立了无线交互广播电视的工作组,基于 R16 的物理层标准制定了整个 5G 广播的标准体系。

因此在建设网络时,中国广电会同步推进 5G 蜂窝基站与广播电视发射塔协同覆盖。曾庆军介绍,在 2021 年建设 40 万座 700MHz 基站过程中,会同步建设 5G 广播功能,同时广电的 3000 个广播电视发射塔也会同步建设 5G 广播业务。

在 5 月举行的中国国际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展览会上,中国广电在现场展示了 5G 广播 App,其中包含了不同类型的视频资源,比如直播、VR、360 度全景、互动视频等等。而对于一些直播频道,5G 广播 App 可以实现免流量观看。据悉,目前 5G 广播 App 已经在华为、中兴等品牌手机上进行了测试。

曾庆军表示,中国广电将通过电视发射塔和 5G 蜂窝网统一进行广播业务的部署,完善广电 5G 的业务、网络、台及运营建设。

对 5G 广播来说,2022 年北京冬奥会是有利契机,到时候会推出相应的示范网络。不过,业界人士很容易就想到 2008 年北京奥运会时的 CMMB 手机电视业务。

实际上,CMMB 手机电视业务发展具有更好的基础条件,当时处于 3G 时代,网速慢、资费贵,移动流媒体业务并不发达,CMMB 优势比较突出。加之 CMMB 成为中国移动 TD ― SCDMA 手机集采的标配,推动了用户规模的不断提升。但是,CMMB 运营方过早收费的策略,挫伤了用户和产业链的积极,加之后来 4G 业务的发展,CMMB 最终凋落。

现在,在流量资费不断下调、全屋 WiFi 的升级和快建普及潮流下,依靠直播频道流量免费的策略,5G 广播对用户能有多大的吸引力,很难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