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上市 16 年后,百度终于重新站在了上市的当口。

16 年前,它是中国科技公司造福神话的代表,坊间至今流传着百度上市后创造超过 200 名百万富翁的 “奇迹”。16 年后,它是中国科技公司中公认的 “掉队”代表,它的市值被戏称为 “一度”,作为衡量中国科技公司们市值的基本单位。

过去一年,是百度价值被重估的一年。自 2020 年初以来,它的股价已经至少翻了两倍,增速超过行业均水,市值首次突破千亿美元。但同时,百度的财务数据又表现乏力,过去三年收入几乎没有太大变化,2018 年至 2020 年全年收入分别为 1023 亿元、1074 亿元及 1071 亿元,去年全年收入增速甚至下降了 1%。

这意味着,市场开始接受李彦宏为百度所描绘的 AI 图景。今年 2 月公布的 2020 年 Q4 及全年财报中,百度一改过去 “以搜索引擎、知识、信息为中心的互联网台”的说法,开始正式称自己为一家 “AI 生态型公司”。3 月 9 日公布的港股招股书中,百度也将自己定义为 “拥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 AI 公司”,并强调自身在 AI 专利及技术方面的积累。

但必须正视的是,百度引以为傲的 AI 业务仍处于初级阶段,其营收的基本盘仍然是广告信息流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超过七成。

百度仍然需要直面自己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断掉队的事实,贡献百度核心广告收入大头的百度 APP,仍未突破增长瓶颈。过去三年,百度 APP 日活跃用户分别为 1.61 亿、1.95 亿及 2.02 亿。换言之,过去整整一年,百度 APP 的日活才增加了不到 1000 万。而收购 YY 直播,则更像是李彦宏不得已的 “补救”措施,用以弥补百度 “雷声大、雨点小”的直播战略。

百度处于一个尴尬的节点上,它早早地扛起了 “AI”大旗,另一脚却还陷在移动互联网的泥沼里。

1

长期以来,百度美股股价长期处于低迷状态,不仅远远被阿里、腾讯甩在后面,甚至连后起之秀美团、拼多多也无法赶上。即便今年百度股价已经有了显著涨幅,但从市盈率上看,百度仍落后于它的中概股同行们。回归港股,被业内认为是百度寻求市值重估的重要手段。

先行者们已经为百度趟出了一条可行之路。2019 年以来,已有包括阿里、京东、网易、新东方等超过 10 家中概股在港二次上市,且股价均节节攀升,掀起中概股回港热潮。除了百度,还有 B 站、携程等多家科技公司在赶来的路上。

虽然李彦宏一直说 “不在乎股价”,但百度回港上市的消息传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去年 5 月,李彦宏在面对美国收紧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监督审查行为的提问时,就主动提及了在港二次上市,“我们内部也在不断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当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之后,更是有外媒曝出百度试图从纳斯达克退市的消息。到了 7 月,媒体们开始曝出包括李彦宏在内的高管开始分批会见投行、正式启动回港二次上市计划。腾讯《一线》报道称,百度已在当年 6 月底招聘港股上市 IR 负责人。

但随后长达半年,百度回港上市的计划都未有实质的进展,百度的公关团队以 “不予置评”回应媒体们的一切猜测。在这期间,京东、网易已经先后敲响了港交所的铜锣。

直到今年 1 月,才有更准确的消息传出,称百度回港二次上市正式启动,已确认高盛和中信证券作为上市保荐团队,计划春节后正式在港递交上市申请。3 月 1 日,百度召开特别股东大会,通过了 1 拆 80 的普通股拆股计划。市场分析认为,拆股是百度为回港二次上市铺路。

▲ 百度 3 月 23 日在港二次上市 最高融资 36 亿美元代码 “9888”

3 月 9 日晚间,靴子终于落地,港交所披露百度已通过聆讯。招股书显示,此次募资由美银证券、中信证券及高盛联合保荐。消息传出后,百度当日股价大涨 13.58%。

昨日晚间,百度发布公告,正式宣布其港股上市计划,拟全球发售 9500 万股,每股香港发售股份公开发售价最高将不超过 295 港元,股份代号 9888。照此计算,百度此次将最高募资 280 亿港元。

2

理工出身的李彦宏是无疑是一名坚定的技术主义者。当下的互联网企业家中,少有见到如他这般出口必谈 AI 的人。每年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总能看到他的身影。百度宣布 “All in AI”战略的 2017 年,李彦宏亲自开着百度无人车上了北京五环路,为百度 Apollo 计划站台,为此还收到了一张罚单。

每年的两会,作为政协委员的李彦宏也少不了谈 AI,今年已经是他连续六年递交有关自动驾驶的提案。他在提案中呼吁,要为自动驾驶规模化商用开辟合法化路径。

多年在 AI 领域的持续投入,终于让百度在今年获得了回报。去年 11 月百度发布的 2020 年 Q3 财报中,核心非在线广告收入达 29 亿元,同比增长 14%,百度称主要得益于智能云业务收入的增长。公司 CFO 余正钧透露,自 Q2 季度开始,AI 新业务就开始维持了两位数的稳健增长。

Q4 财报中,百度首度单独披露智能云业务收入,当季云收入增长 67%,年化收入达到 130 亿元。百度称,以智能云、智能驾驶及其他前沿业务为代表的 AI 新业务已成为拉动百度中长期增长的新引擎。

也是在这份财报中,百度一改之前 “搜索公司”的口吻,开始将自己成为 “AI 生态型公司”。港股公布的招股书中,百度也将自己定义为 “拥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 AI 公司”,并强调自身在 AI 专利及技术方面的积累。

按照百度说法,百度目前是中国拥有最多 AI 专利数量及 AI 专利申请数量的公司、拥有中国最大的开放式 AI 台以及中国最大的开源活动开发台,同时也是为数不多提供全栈 AI 的公司之一。

本月初,百度造车终于有了实质进展,百度与吉利合资组建集度汽车,由前摩拜联合创始人兼 CTO 出任 CEO 一职,且由百度实际主导。

李彦宏对外表示,百度将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同时发挥其庞大互联网用户群优势,提供更多非广告服务。

调研机构们也对百度的 AI 战略给出积极反馈。2020 年 Q4 财报发布后,有 20 家券商为云业务单独估值,云业务估值金额最高的来自中银国际,达 450 亿美元;有 21 家券商为 Apollo 单独估值,Apollo 业务单独估值最高的是中金,达 539 亿美元,几乎达到百度当前市值的一半。

百度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确定后,更是有媒体为百度喊出了 “AI 第一股”的口号,认为港股市场能够看到百度 AI 战略的价值。

3

与百度 AI 战略的高歌猛进相比,百度在移动端几乎停滞不前。

刚刚过去的 Q4 季度,百度核心广告收入终于重回增长,仅增加 2.5% 至 207 亿元,而 2020 年前三季度广告收入分别下滑 20%、8% 及 1%。即便今年百度非核心广告收入有了大幅增长,但其基本盘仍然是广告收入,占总营收比重超过七成。

百度在高举 AI 大旗的同时,不得不面临其在移动端的主要阵地百度 APP 增长乏力的窘境。过去三年,百度 APP 日活跃用户分别为 1.61 亿、1.95 亿及 2.02 亿,去年整整一年日活增长不足千万。

广告收入增长陷入瓶颈之下,百度试图拓宽其收入来源。去年 5 月,百度宣布发力直播业务,将直播列为百度移动生态的年度重点方向之一,主推 “泛知识类直播”,称将拿出百亿流量和 5 亿补贴扶持主播,要让他们月入过万。李彦宏在 Q1 财报电话会议上称,百度会受益于直播的兴起。

为了对外推广百度的直播战略,李彦宏专门在百度 APP 内进行了个人直播首秀,与樊登进行了一场以 “家书”为主题的对谈。但一年时间过去,百度的直播战略似乎有些 “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去年 9 月公布的直播月覆用户过亿外,百度再无详细的直播月活或日活数据披露。

内部直播业务未能取得亮眼成绩的情况下,百度在去年 11 月宣布以 36 亿美元全资收购 YY 直播,交易已于今年 2 月基本完成。李彦宏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回应称,YY 作为一个体量很大的直播台,已经具备了丰富的经验,拥有忠实的用户群体和内容创作者,而这些都是百度在短期内难以达到的。

他认为,直播十分适合百度进行商业化变现,“我们认为百度的生态系统跟直播是非常合适的,这也是我们可以进行变现的一个很好的渠道”。

不过,就在百度宣布收购 YY 的当口,做空机构浑水就对外发布了针对欢聚集团的做空报告,称 YY 直播 90% 的直播收入造假。欢聚时代对外发布声明称,经独立审查浑水报告的指控及结论均未得到证实。

即便如此,陷入增长瓶颈的 YY 主打的秀场直播,与百度所擅长的泛知识直播契合度同样较弱,并且都离目前直播带货的电商逻辑较远。

但李彦宏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为百度拿下一张进入直播大门的入场券。他在财报中称,百度准备与 YY 进行深度整合,“直播在百度的生态中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这将使百度移动收入多元化战略再向前迈进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