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过了一周,苏宁易购的接盘人浮出水面。

2 月 25 日,苏宁易购最新公告称,拟筹划转让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 20% 至 25% 股权,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此消息一出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因为此次股份转让将涉及这家上市的控制权变更。

昨日这一消息终于有了答案,不过接盘者并不是外界盛传的江苏国资,而是深圳国资企业深国际和鲲鹏资本。

其公告中显示,苏宁易购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将 23% 的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给深圳国资企业深国际和鲲鹏资本,拟作价 148.17 亿元。

这意味着,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持股 50% 以上股东,不存在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 30% 的股东。

因此,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苏宁易购已经 “卖无可卖”了

作为国内商业企业的领先者、引导者的苏宁易购,创办于 1990 年 12 月 26 日,总部位于南京。

2004 年 7 月,苏宁电器(002024)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凭借优良的业绩,苏宁电器得到了投资市场的高度认可,是全球家电连锁零售业市场价值最高的企业之一。

就是这样一个企业为什么现如今需要卖自家的主营业务?归根结底,不挣钱。

而苏宁易购此番 “卖身”是为了应对高额债务危机

据同花顺 iFinD 数据显示,苏宁易购目前发行的债券有 13 只未到期,累计余额 113.05 亿元。其中 5 只债券剩余期限已不到 1 年,金额达 56.86 亿元。

苏宁易购需要在 1 年内偿还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的短期贷款,金额达 280.97 亿元。

此外,金额为 46.16 亿元的非流动负债,也将在 1 年内到期。

仅此三项,苏宁易购的债务总规模已接 400 亿元,1 年内债务规模达 338.83 亿。

但从其财报显来看,截至 2020 年三季度末,苏宁易购的账面现金余额为 308.37 亿元,不足以应对即将到期的债务。

此外,苏宁易购连续 7 年都在亏损。

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4 年到 2019 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 - 12.52 亿元、-14.65 亿元、-11.01 亿元、-8.84 亿元、-35.94 亿元和 - 57.11 亿元。

而到了 2020 年,苏宁易购营收为 2584.59 亿元,同比减少 4%,归母净利润亏损 39.13 亿元,同比下降 - 139.75%。

因此,2014 年到 2020 年,苏宁易购基本上是连续亏损了七年,累计亏损超过 160 亿元。

当然,连续亏损之下,苏宁易购 “卖子求生”也就见惯不怪了

变卖资产为自己 “输血”

可以证明的一点是苏宁易购需要钱。钱从哪儿来?靠变卖资产。

苏宁易购先自己卖给自己。

2014 年苏宁易购转让旗下 11 家门店,还将苏宁保理的 25% 股权转让给苏宁电器。

2015 年,苏宁易购出售 14 家门店及 PPTV 股权。

2016 年,苏宁易购将公司的 6 家供应链仓储物业出售,并将苏宁电器的股权转让给苏宁集团。

随后开始了卖股权。

2017 年,苏宁易购出售阿里巴巴部分股权等。

2018 年,经过 3 次出售,苏宁易购将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权已经全部出清,净赚 140.56 亿元。

2018 年,苏宁易购以 7.45 亿元转让持有的苏宁小店 100% 股权予 Suning Smart Life 控制的境内公司。

2019 年 9 月,苏宁金服增资扩股 17.857% 新股,交易方为苏宁金控、南京润雅,这一交易使其 2019 年度净利润增至 98.57 亿元。

此外,苏宁便利超市、陕西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内江苏宁易达商贸、佛山市三水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宁波苏宁易达物流投资和湖南苏宁易达物流仓储等公司股份均在 2019 年度被苏宁易购出售。

2020 年,苏宁易购出售孙公司安庆苏宁悦城置业、5 家物流项目公司等资产。

那么现在呢?还能继续卖什么?还要卖苏宁电器吗?

截至 2020 年 6 月底,苏宁电器总资产超过 4000 亿元,资产负债率为 73.81%,比苏宁易购还要高。

如此来看,对于至今仍面临 400 亿高额债务的苏宁易购来说,只剩下 “卖自己”了

砸钱买来的盘子是否好用?

2013 年的苏宁易购可以说开始了 “大刀阔斧”阶段。

2013 年 2 月 19 日苏宁电器发布公告称,苏宁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 “苏宁云商销售有限公司”。此次更名可看做是苏宁电器的科技转型战略迈出的又一大步,也宣告着苏宁 “云商”新模式的正式面世。

为什么这样做?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因为京东的出现 “威胁”了苏宁易购的江湖地位。

对于传统零售公司来说,电商的出现的确不容小视,但是京东用低到扛不住的代价占据了市场份额,苏宁易购随之也靠降价占地盘。

而这场电商血战的代价是苏宁易购的资产转让。2014 年 10 月 14 日,苏宁云商发布最新公告称,公司计划将旗下 11 家门店资产以不低于 40 亿元人民的价格转让给中信金石基金管理公司。

将宝压在了电商的苏宁易购没有想到,电商之路又出来个 “程咬金”。2015 年拼多多成立,第二年就崭露头角。其实,快手、抖音的兴起可以明显的预示着电商将与流量完美地融合,然而苏宁易购直接选择砸钱投资求发展。

进军网络视频行业

2013 年 10 月 28 日,苏宁易购宣布,联合弘毅投资斥资 4.2 亿美元战略投资 PPTV,其中苏宁易购占股 44% 位列第一。

发展体育

2015 年 12 月 21 日苏宁集团正式宣布,已全面接手原江苏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新的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开始启动。

投资恒大

2017 年,苏宁电器集团向恒大投资了 200 亿获 4.7% 的股份。尽管和恒大许家印签订对赌协议,但是去年,恒大回归 A 股失败,截至上个交易日,中国恒大总市值 1755.6 亿人民,苏宁系原本 200 亿的持股如今只剩下 82.5 亿元,腰斩过半。

收购万达百货

2019 年 2 月 12 日,苏宁易购正式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 37 家百货门店,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是苏宁 2019 全场景零售布局的重要落子。

收购家乐福中国

2019 年 9 月,苏宁以现金 48 亿元人民等值欧元收购家乐福中国 80% 股份。

在产业选择上,苏宁易购可以说涉足多个领域,然后效果上却不尽如意。有人拿苏宁易购和阿里进行对比。

但是在赛道的选择上,阿里以深耕一、二线渗透率为主,而想要下沉市场,业内人士表示阿里选择的是先守好自己的摊子,坐实基本盘。

反观苏宁,2017 年收购天天快递为的是补物流短板,2018 年收购迪亚天天为的是小店密集布点,2019 年收购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为的是进入大店仓时代。但是烧了这么多钱导致的结果就是伤了元气 -- 缺钱。

2021 苏宁要 “轻装前行”

苏宁易购不会一直赔钱,也不会延续前几年扩张的老路。2021 年,注定是苏宁最关键的一年。

目前苏宁易购的目标是到了 2022 年要实现扭亏为盈,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一定要做十足的准备,要甩掉对公司来说不必要的包袱。

在 2020 年苏宁易购就对资产进行了清理,例如对百货、母婴、商超等各项业务所形成的长期资产进行了资产减值测试,还有对天天快递承接的低价值、高亏损的外部业务单量计划进行调整。

到了 2021 年,在年后开工的第一天,苏宁张东表示,“苏宁的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东还表示,对于一些亏损的业务单元要积极进行模式转变,对于严重亏损且偏离发展主线的业务要主动砍掉。

如今苏宁易购在考虑低价抛售江苏足球俱乐部,然而,5 亿元的债务让许多有意接盘的买家望而却步。2 月 28 日下午,江苏苏宁队官方微博突然宣布,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有媒体爆料称,目前苏宁国际米兰与英 PP 体育的出售计划均也在推进中,而针对零售业务的战略计划也已经开启。

转型没有对错,只有时代下的企业

而此番卖身之后,苏宁易购的目标将只有一个:聚焦零售战场。

苏宁易购 2 月 28 日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完成后,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深圳市属国企共同围绕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公司进行综合赋能;协调相关方为公司及其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

这意味着,深国际和鲲鹏资本入局后将不仅解决债务危机,还将为苏宁易购在深圳扩大新零售市场,链接多方资源助力。

其实从去年开始,苏宁易购已经将未来十年战略升级为 “零售服务商”,寻求二三线城市的下沉市场,同时加强线下零售场景的服务。

不过几年,下沉市场已经聚集了众多头部企业,拼多多,阿里、京东等电商台都在此发力,例如阿里的聚划算、京东的电商台 “京喜”都是主攻下沉市场的产品,此外,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也在通过社区团购向二三线城市进攻。

但是在线下市场,苏宁易购其实是有很大的优势。

截至 2020 年 9 月底,苏宁易购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余额为 86.53 亿元,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 486.49 亿元。业内人士表示,这说明苏宁易购在渠道供应商中有非常强的话语权。

如今零售商们都在 “抱团发展”,不光苏宁易购与阿里结盟,唯品会收购杉杉集团、物美收购麦德龙中国,而正要东山再起的国美也联手了拼多多。

尽管如此,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如果本次股权转让顺利实施,张东的财务压力或将大幅缓解,苏宁易购的流动问题也会解决。

而面对激烈的竞争市场,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苏宁易购可能将增长点转向了深圳,通过引入深圳国资优化股权结构,意在打造北京京东,杭州阿里巴巴,上海拼多多,深圳苏宁的新格局。正如光大证券研报表示,“我们认为本次深圳国资的收购意向旨在解决目前深圳缺少重量级电商布局的弊端。”

对于零售巨头来说,转型之路没有对错,只有时代下的企业。未来,张东和苏宁易购的的梦想,真的可以实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