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出私有化消息,到与腾讯签订独家协议,再到8月24日被曝私有化价格,乐游的股价一路上涨,今日也不例外。有报道称,腾讯接近达成将乐游私有化的交易,对乐游估值约13亿美元,此次交易可能本周内宣布。这是乐游与腾讯私有化交易案的最新进展,不过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腾讯相关人士对此未予回应。

据不完全统计,腾讯今年投资了至少6家侧重国外市场的游戏厂商,乐游是其中之一。经过前期的资本布局,腾讯、网易等国内主流游戏厂商今年在海外游戏市场的表现更突出,不过在产品推广和研发上仍谨慎缓行。根据推广地区选择发行形式,采用资本先行产品殿后的模式,基本已是国内主流游戏厂商寻求收益最大化的通用策略。

13亿美元贵不贵?

按照8月24日的消息,腾讯对乐游的估值约13亿美元,乐游大股东郁国祥计划出售全部所持股份,此次交易可能本周内宣布。如消息属实,那历经波折的乐游私有化交易,已快接近尾声。

乐游的前身是森宝食品控股,主营家禽业,2011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从六年前开始,乐游通过并购逐渐转型成一家游戏开发与发行公司,代表性产品包括《星际战甲》、《Dirty Bomb》等。2020年上半年,乐游营收9069.2万港元,同比下滑14.2%,净亏损469.5万港元,同比转亏。

受益于私有化消息,乐游8月24日下午开盘后,股价一度上涨至3.23港元,收盘价3.2港元,总市值98.72亿港元(12.7亿美元)。

“这么看来,这起交易案溢价不高,但价格合理”,福至久久CEO孙晖直言。

其实,相比一般私有化收购溢价30%,乐游交易案看起来很不划算,跟畅游近57%的私有化溢价比,乐游的差距更大。对此,孙晖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主要乐游已经在亏损,并且看不出扭亏的迹象,转型基本不可能。而且一般上市的游戏公司现金流都很强,不会轻易同意私有化。所以乐游私有化的溢价部分,基本没有可比性”。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也提到了乐游业绩,“乐游目前是亏损状态,游戏公司是内容创作公司,极度依赖公司的拳头产品和创新能力,是不是合理,要看这家公司的产品以及核心创新人员是否在私有化之后仍然有创造力,核心团队没有流失。按照财务指标来看,乐游目前的确处在一个不太健康的状态”。

易观互娱分析师廖旭华也认为乐游私有化可参考的企业不多,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主流的游戏公司分两种,主机游戏公司和以中国为主的手游公司,一般前者有多款比较稳定的产品。乐游是主机游戏公司,但是主要产品《指环王》、《变形金刚》等还在研发期,所以现在看不出来13亿美元的价格是高估还是低估”。

海外买不停 8个月至少投6家

事实上,上市的游戏公司亏损很少见,即便如此,在乐游私有化竞购中,索尼、世纪华通等业界叫得上名的企业,都出现在金主名单中。

在廖旭华看来,“乐游的《星际战甲》证明了乐游的研发能力。大企业收购乐游看重的是研发能力,以及乐游拿到的IP和正在研发的项目和团队”。

不出意外的话,腾讯将成为乐游的控股股东,而对于腾讯而言,在海外游戏业务上,这样的“乐游”还有很多。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腾讯已经投资至少6家海外游戏公司,包括1月与日本游戏机软件制作公司白金工作室的资本合作、2月收购德国游戏工作室Yager、6月成为日本独立游戏厂商Marvelous的最大股东、6月收购捷克开发商波西米亚互动70%-80%的股权、8月收购法国游戏公司Voodoo的少数股权。这次的私有化标的乐游是中国企业,不过业务主要在海外。上述投资案虽未获得腾讯官方确认,但大部分由被投企业官方宣布。

根据已披露的案例,腾讯投资的海外游戏公司包括全资持股的拳头公司、瑞典游戏公司Sharkmob,以及老牌海外游戏公司育碧公司和动视暴雪等。

来自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2019年11月提供的数据,则量化了腾讯投资在海外游戏领域的成绩:腾讯是全球最大的游戏投资人,每年大约会投数十家游戏公司,目前有100多家游戏被投。

按照孙晖对腾讯游戏海外投资的观察:“腾讯似乎喜欢收购过时的知名游戏公司,也就是说知名度较高,价格较便宜”。

产品出海谨慎 发行形式多样

廖旭华的观察更侧重于产品,“腾讯投资的海外游戏公司,一般双方之前就有业务合作。腾讯做海外游戏投资并不是看重对业绩的拉动,更多是考虑战略价值,一方面帮腾讯补充主机游戏的短板、一方面用投资拿下被投企业手上的IP,以期寻找机会合作推出手游”。

一般来说,中国游戏公司出海有三种模式,一类是中国公司但只做海外业务,比如FunPlus、IGG、沐潼科技等,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但却是App Annie中国厂商出海收入排行榜前三十的常客。另两类是主做国内市场的出海模式,比如腾讯、网易这类国内知名度较高的游戏厂商,他们或借助海外发行商推广游戏,或自主发行海外游戏,具体采用哪种形式出海、和哪个海外公司合作,主要依地域来定。

对于中国游戏公司出海的原因,业内人士常拿用户规模增速做对比,认为海外用户增速高于国内,是主要原因。事实上,增速的差异是常态。廖旭华认为,“还应该看到海外手游市场的潜力。中国企业由于在手游研发、发行、运营上经验丰富,海外企业很难与之在本地竞争,而且人们对某些海外市场的认识局限正在被打破”。

他进一步说:比如欧美手游市场之前休闲类较多,策略、角色扮演类其实有很大的渗透空间,之前大家认为中东用户只喜欢玩策略游戏,其实现在《PUBG MOBILE》这种竞技类的受欢迎程度也很高。

尽管空间不小、优势明显,但中国游戏厂商目前还没有推出一款全球性的爆款原创产品,总体来看出海的节奏比较克制,更倾向于用资本形式多方布局,再找合适的产品和地域做组合,来做到收益最大化。记者 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