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文件涉及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多个方面,对集成电路生态链各环节都做了部署,毫无疑问,它的出台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有重要意义。”谈到“8号文”,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魏少军如此评价。

8月4日,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简称《若干政策》),这份最新的政策大礼包被业内称为“8号文”。

从2000年印发的“18号文”(《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到2011年印发的“4号文”(《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再到如今的“8号文”,在魏少军看来,这体现了政策的延续性,体现了国家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决心和力度,也给企业吃了“定心丸”。

财税和投融资扶持 令从业者期待

“对于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10年免税的这个政策,是一个重大的政策利好,这种支持力度史无前例,将会对半导体产业未来10年的发展具有重大的影响。”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开门见山地谈到“财税政策”。

身处一个公认投资规模大、风险高且回报周期长的“烧钱”行业,钱显然是集成电路从业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集成电路产业最大的特点是初期投入高,回报周期长。投入初期的风险最大环节,往往是社会化资本最不愿意介入的。”中科融合感知智能研究院CEO王旭光表示,“因此,目前很多科学家通过个人信用担保、抵押担保贷款,或者是天使投资人的投入来撑过这一阶段,但这种小笔小笔‘添薪式’的投资并不利于集成电路的快速成长。”

《若干政策》提出一系列支持集成电路企业的投融资政策,令年轻的集成电路企业看到希望。如支持集成电路企业、软件企业通过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股权质押融资、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供应链金融、科技及知识产权保险等手段获得商业贷款,王旭光直言“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创新,非常关注后续如何落实”。

“免税政策可以使整个集成电路产业的利润率大幅度上升,但最重要的是增强了从业人员的信心。无论是对A股或是科创板上市的芯片企业,未上市的创业期企业,还是已经投资了大量芯片企业的投资机构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利好。”米磊说。在他看来,免税政策是新型举国体制的重要尝试和突破,集中精力去攻克集成电路产业中材料、芯片、设备等关键环节。通过这种方式将全国最精英的人才导向最关键的产业,把可利用的资金通过政策的方式,惠及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形成科技、人才、资金全国一盘棋。

紧跟技术发展和政策措施 期待实施细则

在魏少军看来,《若干政策》中提到国家鼓励的集成电路线宽小于28纳米(含),且经营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第一年至第十年免征企业所得税,在财税政策方面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在科创板、创业板上市融资等,都“紧跟技术发展和政策措施”。而强调国际合作等内容,表明中国作为世界半导体重要组成部门,将继续深化全球合作、与全球产业链共同成长的态度,是“8号文”相比于前几年文件的扩展之处。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晶在相关解读中同样谈到,《若干政策》的很多提法是紧跟时代的,比如新型举国体制、一级学科设置、支持三部委创新平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国际合作。

其中,知识产权保护是王旭光印象最深的内容。“知识产权的创新是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若干政策》也重点提到这一项,但是如何将知识产权的保护落实到法律法规以及地方具体政策当中,期待看到清晰的量化与落实。”他说。

“相比于出台,如何落实是大家更关心的。”魏少军坦言,文件对技术创新这一块提得还不够具体,“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到今天有个重要特征,即资本和技术的双轮平衡驱动,此次新政更多是从财税方面入手,在研究开发政策方面没有提到像财税方面那样具体的措施。我们期待相关部门能进一步细化这方面的部署”。

他分析道,相较于以往的普惠性政策,《若干政策》有针对性提出了重点支持的对象。“文件中多次提到‘国家鼓励的’这个定语,那么国家不鼓励的指的是哪些?客观来讲,近几年集成电路产业确实有一哄而上的倾向,最新政策表明,我们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为不为,不是所有和集成电路沾边的企业都会得到扶持。”

因此,在魏少军看来,包括研发该如何推进在内,业内人士期待能尽快出台该文件的实施细则。(崔 爽 操秀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