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2019年净利润627亿元 同比增长5.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01 15:14:38

每年华为的财报会都备受关注,今年大家关心更甚,因为这是在美国实体清单重压下的首份年报。

3月31日下午, 华为在线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去年,华为销售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5.6%。

在外界看来,关键指标的增长实属不易,但是2020年华为还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去年上半年的业务是企稳的,业务惯性也对冲了下半年的制裁风波,而2020年华为将完全在美国的实体清单下生存。

因此,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财报沟通会上对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直言:“2020年是华为公司最艰难一年。”

“2019年是饱受挑战的一年,我们有大量的储备应对客户的需求。今年,产业界预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也是检验连续性是不是能发挥关键之年。新冠疫情是另一个我们没有预测到的情况,带来了全球经济衰退、动荡,预计需求放缓,都是我们没有预测到的新挑战。”徐直军说道。

当外部打击从黑天鹅变成灰犀牛,华为准备好了吗?从2020年前三个月来看,美国立体化的全面攻击从未停止:起诉华为、驳回华为的诉讼、以安全的名义施压5G……最严重的莫过于媒体报道,美国白宫考虑一项新的出口管制措施,将制裁技术指标变为更严格的10%,可能会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制造商对华为的供货。

对此,徐直军也回应得很直接,华为不会任人宰割,华为还能从三星、台湾MTK以及展讯购买芯片。同时他也指出:“我期望这条信息是假的,否则会后患无穷。全球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玩家都很难独善其身。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我们希望全球产业链合作。”

业绩增长不易,架构持续变革

徐直军在沟通会上说:“(我们)2020年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这是华为一直以来的求生存式危机感,从中迸发出的能量也很大。

2019年,华为总营收仍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19.1%),相比2018年19.5%的增长几乎持平,扛住了外部第一波打击。但是没有影响也是不现实的,在净利润上,华为增速放缓,2018年华为净利润同比增长25.1%,2019年来到了个位数增长(5.6%)。

从地区上也能看到波及面,2019年华为中国营收同比增长36.2%,美洲增长9.6%,而欧洲中东非洲微增0.7%,亚太地区则下滑13.9%。对于亚太地区的下滑,华为表示,受到了一些国家运营商市场投资周期波动、 消费者业务不能使用GMS生态的影响。

再看三大主营业务,分别是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实现销售收入2967亿元,同比增长3.8%;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897亿元,同比增长8.6%。消费者业务领域保持稳健增长,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

其中,华为手机在2019年出货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Gartner的报告显示,华为2019年全球增长率达到18.6%。另外,虽然美国延长了对华为的禁令,但华为在中国积极实施其智能手机战略,使公司2019年的中国市场份额增长了37%。

整体来看,三大业务的营收都保持了增长态势,财报并不公布各自利润。但是从此前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来看,一直较为稳健,在前6个月中,华为运营商业务毛利率54.71%、企业业务为43.68%、消费者业务为30.24%。

需要注意的是,等2020年财报公布之时,华为的主营业务就变成四大板块,加入了Cloud&AI 业务,由原先的云业务升级而来。这是华为在今年年初的变革,将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在此之前,“Cloud&AI产品与服务”在华为内部属于BU(经营单元)部门,但现在正式升级为独立的BG,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共同组成华为四大BG。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华为布局已久的智能汽车业务也首次体现在财报中,2019年下半年,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正式成立,成为华为ICT业务组织的一部分。

在2020年,华为继续谋求发展,进行组织变革,并持续投入研发。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317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据报道,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华为加大对研发的投资力度, 2020年研发支出将增加到超过200亿美元,高于去年的150亿美元。

黑天鹅变成灰犀牛,山顶会师之路更艰难

毫无疑问,接下来美国封锁还会持续,尤其是对华为芯片供应链的打击。

在芯谋研究(ICwise)首席分析师顾文军看来:“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威胁在于悬而不决。如果现在美国就是彻底切断给华为的供应,给华为造成的影响也没那么大了,尤其是心理恐慌期过去了。估计美国对华为今年还是这样:一方面高调地围堵,一方面又允许供货,尤其是今年经济形势不好的情况下。”

顾文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把“剑”今年应该不会落下,因为今年是美国大选年,企业要业绩,再加上疫情突袭,企业经营压力更大了,预计明年稳定了可能会提更严格的要求。

而最受影响的就是华为终端和5G两大关键业务。

首先终端面临海外市场萎缩的挑战,徐直军也谈道,去年5月16日被纳入实体清单后,正在加大研发努力“补洞”,致力于重构供应链,去年在海外影响消费者业务的收入至少到100亿美元左右。

“去年5月以后,我们海外销售的新机没办法预装GMS,为保护全球华为智能手机用户的利益和使用体验,华为推出了HMS。但我们也期待谷歌应用能够在华为的应用市场APP Gallery上架,我们希望华为的5G手机能在海外卖得更多,但我们现在没法做出更准确的预测,这实际上取决于我们HMS的建设。”徐直军告诉记者。

如今华为新发布的P40旗舰级已经搭载了HMS系统,成为关键的拓展海外市场型号,下半年还有Mate系列旗舰,也十分关键。但是,移动端生态的建设是持久战,还需要更多开发者和软件合作伙伴的加入。

根据Counterpoint最新报告,2020年2月,全球手机销量前三名分别是三星、苹果和华为。报告指出,疫情之下,受中国供需影响最大的华为表现远好于预期,2月智能手机销量超过1200万部,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仅下降了1%。

再看5G,徐直军表示:“实事求是地讲,美国的打击对我们全球5G业务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至少给我们增加了很多工作量。我们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跟客户、合作伙伴以及相关政府监管机构解释。此外,我们还有少数选择了华为2G、3G和4G技术的客户,但没有继续选择我们的5G技术;或者部分区域,没有继续选择华为的技术。”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5G会得到长足的发展,从疫情中大家反而看到了对于通信技术的需求。甚至是对未来而言,是重大的利好。下次疫情可能还会来,但是我们对抗的方法,除了医学,还有通信科学。人类对自然界的征服,未必是以直接对抗的方式实现的,可能是通过其他文明的方式实现的,比如说我们都可以不需要出门,都可以在网上工作,那疫情对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5G进度或许会放缓,但是只是短期内,长期5-10年会长足而猛烈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去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美国公司从南坡冲上去,我们从北坡冲上去,在山顶会师的时候,我们不要拼刺刀,我们要拥抱、欢呼,我们欢呼为人类数字化信息化服务是一个大趋势,多种标准最终会胜利会师。”

现在看来,这条会师的路变得更难。如今美国对华为态度没有根本性改变,已无拥抱可能,那就正面迎击。

标签:华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