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概念股万马科技几度涨停,几乎每个月都在减持中度过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3-26 10:35:23

3月份以来,A股在外围市场的影响下持续回调,但5G概念股万马科技(300698.SZ)却走出了“破土凌云节节高”的行情,期间几度涨停。

24日晚间,万马科技披露了2则减持公告,均是关于公司副总经理马雅军的减持情况,其中一则公告显示:马雅军因减持日期计算理解错误,于2020年3月16日提前一天减持了部分股份,导致未严格按照减持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才能减持的相关法律法规执行,出现违规减持行为。

事实上,这已不是万马科技首次违规减持。2018年9月13日,原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杨义谦就曾因同样的违规减持而被公告过。

万马科技于2017年8月31日上市,主营业务为通信与信息化设备的研发、生产、系统集成与销售。公司上市迄今不到3年的时间里,就已被董监高频繁减持超过90余次。

不仅如此,上市以后,万马科技的业绩开始变脸,净利润持续下滑。1月23日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将比上年同期下降18.34%~41.67%,盈利期间为250万元–350万元。

3月25日万马科技下跌6.65%,报收24.83元/股。

几乎每个月都在减持中度过

2020年2月25日,万马科技披露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和部分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告显示:部分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计划在6个月内(2020年3月17日~2020年9月16日)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21.01万股;部分持股5%以上股东计划在3个月内(2020年3月17日~2020年6月16日)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268万股。

不过,马雅军因减持日期计算理解错误,于2020年3月16日提前一天减持了4万股股票,交易均价为21.952元,合计金额87.81万元。

如果马雅军能够再耐心等一等,万马科技后面将会有4天的连续涨停。3月24日,马雅军进行了第二次减持,这一次的减持均价高达30.351元,几乎卖在了阶段性的最高点上。

违规减持发生后,马雅军已将该事项上报公司并向监管机构报备,后续会将违规减持净所得62.27万元上缴归公司所有。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万马科技的公告统计,在上市刚满一年后,公司就进入了密集减持区间,截至到目前,1年半左右的时间已被减持达92次。

如果大致划分,万马科技可以说是经历了5波密集减持,马雅军的此次减持,也是5次董监高密集减持行动中的最新一次。

早在2018年8月30日,万马科技就公告称,股东董事盛涛、杨义谦,监事姜燕军、邵国江,高级管理人员翁林炜、徐亚国、马雅军分别提交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因为要还债或是个人资金需求,所以需要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窗口期不减持)减持所持股份。

但在此过程中,杨义谦就出现了违规减持行为。公告显示,其因工作繁忙,委托其配偶管理股票账户,其配偶调试股票交易软件时,使杨义谦股票账户于2018年9月13日减持股票10.9万股,交易均价为16.408元,金额178.85万元,而此次减持行为距离股份减持计划预披露日不足15个交易日,由此造成违规减持。

2018年12月,董监高们的第一次集体减持完毕,包括盛涛、杨义谦、翁林炜、马雅军合计减持295.58万股,占总股份的2.21%。

2019年1月9日,万马科技公告了第二波股东减持公告,称部分董监高要在未来3个月内(2019年1月30日-2019年4月29日)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179.12万股,占比1.34%。

截至2019年4月底,此次减持结束,公告显示7位董监高合计减持170.11万股,占比1.27%。

紧接着,2019年5月,万马科技公告显示,第三波董监高减持行动来了,要在3个月(2019年5月28日-2019年8月27日)内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243.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83%。截至2019年8月27日,减持结束,盛涛、杨义谦合计减持167.5万股,占比1.25%,本来公告减持的姜燕军、马雅军二人未减持。

2019年10月19日,万马科技公告显示,上一波并未减持的两位董监高姜燕军、马雅军表示要在3个月(2019年11月11日-2020年2月10日)内减持股份合计不超过1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03%,期间,张丹凤、盛涛和杨义谦分别发布公告要减持,最终杨义谦减持125.62万股,姜燕军减持了4万股,张丹凤未减持公司股票。

2020年2月25日,万马科技的第五波董监高减持行动开启,也就是马雅军违规减持的这一次。

业绩变脸、变更募投项目

密集减持的背后,除了公告中的“偿还个人借款”或“个人资金需求”等理由,上市公司的业绩本身可能也是一大诱因。

万马科技的产品包括通信网络配线及信息化机柜产品和医疗信息化产品两大类。通信网络配线及信息化机柜产品主要用于通信网络、云平台 IDC 机房、铁路通信网络和城市轨道交通通信网络等领域;医疗信息化产品主要应用于国内各医院。

招股书显示:上市前的2014年、2015年、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03.72万元,3376.67万元和3691.57万元。上市当年,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回落到2733.91万元,同比下滑25.94%。

2018年,万马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大幅回落至428.63万元,同比下84.32%。对此,万马科技解释,是由于报告期内受市场行业周期变化和通信运营商集采产品覆盖范围加大、中标价格竞争激烈等因素影响,公司营业收入有所下降。

而根据2020年1月23日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万马科技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比上年同期下降18.34%~41.67%,盈利期间为250万元~350万元。

业绩变脸后不久,副总经理翁林炜、董事盛涛、杨义谦、监事会主席刘金华、职工代表监事邵国江等于2019年6月相继辞职,事实上,就在辞职前夕,董监高们的减持行动还在继续中。

为了提振业绩,万马科技筹划收购资产。去年8月3日,其公告称,公司拟终止一募投项目,将募资用于收购安华智能51%股权以及部分补充流动资金。

万马科技IPO募资2.01亿元,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1.68亿元,主要用于两大募投项目:“通信及信息化设备生产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其中,“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截至公告日一直未启动,“通信及信息化设备生产建设项目”已累计投入2245.71万元,但万马科技认为该项目营运情况未达预期,所以要将其变更为收购安华智能。

但安华智能业绩并不稳定,去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0,安华智能曾在新三板挂牌交易,万马科技对其披露的业绩和安华智能自己披露的业绩甚至还有出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万马科技也发来了《关注函》。

标签:万马科技涨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