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大肆收购埋隐患,两年巨亏6.57亿元

来源:投资时报 2020-03-05 10:11:14

2019年,全通教育所收购资产的表现仍不如意。据该公司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其实现营业总收入7.18亿元,同比下降14.51%,亏损额度达到6.57亿元

从资本市场上红极一时,到现如今出让控制权,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通教育,300359.SZ)只用了短短的四年时间。

日前,全通教育披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和妻子林小雅,以及其名下控股资本全鼎资本等,拟向江西中文传媒蓝海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蓝海国投)、江西东旭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投集团)发起成立的合营企业转让6.9%的股份,并将持有的不超过16.6%的表决权委托给后者,使其取得公司控制权。

转让股份只是第一步,全通教育实控人陈炽昌想全身而退的意图十分明确。公告披露,若后续陈炽昌或将继续把公司股份转让给投资方,股份转让比例累计不超过标的公司总股本的18.5%。

回溯这几年全通教育的资本操作,《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两年内的巨额亏损跟其大肆收购密切相关,公司因商誉减值而折戟。而其大股东在收购扩大规模、刺激股价上涨的同时,选择不断减持套现,最终退出。

大肆收购埋隐患

全通教育以基础教育家校互动服务起家,于2014年1月在创业板上市。

2015年时,全通教育曾在资本市场红极一时,股价一度达到467元,成为全A股最高。或许是资本带来刺激过于强烈,全通教育随后选择走上并购扩张的道路。

从2015年起,全通教育频频发起收购。统计显示,仅2015年当年,全通教育就收购了8家公司。其中,最大的一起为10.50亿元收购全通继教,增值率达到惊人的938.46%。

这种大手笔收购也给全通教育留下了11.79亿元的商誉,仅全通继教一起收购形成商誉就高达10.78亿元。

频繁的收购,非但未能助力公司实现业绩的增长,反而为后续的巨额亏损埋下隐患。

2018年,全通教育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业绩亏损,亏损金额高达6.57亿元,而原因正是由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86亿元。其中,仅因为全通继教因为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商誉减值就达6.09亿元。

直到2019年初,全通教育商誉余额还有7.05亿元。其中,因收购全通继教形成的商誉余额为3.48亿元,因收购上海闻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1.18亿元,收购其他10家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2.39亿元。

整个2019年,全通教育所收购资产的表现仍不如意。根据2020年2月26日全通教育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7.18亿元,同比下降14.51%;亏损额度达到6.57亿元。

对于亏损的主要原因,全通教育在公告中表示,主要是对子公司和联营企业进行减值合计6.18亿元。公告还称,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并购的子公司估算商誉减值金额6.15亿元;对联营企业估算长期股权投资减值金额0.3亿元。

因为两年的大额商誉减值,造成全通教育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这一切,皆是四年前的大手笔收购所带来的的“苦果”。

大股东不断减持套现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对外收购的步骤,全通教育高管们却不断减持手中的股份。

根据深交所董监高及相关人员股份变动数据显示,仅仅从2015年6月到2016年7月,全通教育监事王海芳及减持套现1.9亿;副董事长万坚军套现获利1.51亿元;董事汪凌减持套现1.25亿元;董秘周卫套现获利994万元。

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陈炽昌与妻子林小雅,更是多次减持。两人甚至在2017年还因违规减持受到证监会处罚。

2017年2月16日,林小雅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95万股。次日,陈炽昌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1100万股,两人合计套现金额达到2.7亿元。

2017年8月,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广东监管局17日向公司实控人陈炽昌及林小雅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陈炽昌、林小雅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据处罚决定书显示,两人隐瞒股份代持关系,向全通教育报送的《股份减持告知函》有关陈炽昌在2017年2月17日减持1100万股的事项与事实不符,导致全通教育2017年2月20日披露的相关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

时至2018年,陈炽昌的减持更加频繁,仅仅3月到6月其减持高达9次,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8%。

减持在2018年底愈演愈烈,陈炽昌宣布与中山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教科)的股份转让完成过户登记手续。根据公告,陈炽昌一次性将全通教育5.18%的股权转让给了中山教科,转让价格为每股5.97元。

时间仅过去一年,陈炽昌又一次选择转让股权。2019年12月9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陈炽昌及其名下控股公司全鼎资本于12月6日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全通教育5825.8万股股票转让给中山市交通发展集团。此次交易股数占公司总股本的9.19%,交易价格为5.35元每股,共套现3.12亿元。

陈炽昌及妻子林小雅、其名下两家控股公司全鼎资本及峰汇资本在权益变动后,合计持有全通教育股份1.75亿股,占其总股本的27.56%。

资料显示,中山科教与中山交通发展集团同样为中山市国资委旗下公司,后者直接间接持股100%。这也意味着,中山市国资委已经累计掌握全通教育14.37%股份,仅次于陈炽昌。

就当市场认为中山市国资委将有望成为全通教育实际控制人的时候,蓝海国投和东投集团又杀将出来。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蓝海国投属于江西省出版集团。根据全通教育公告显示,此次陈炽昌不但向蓝海国投和东投集团成立的合营企业转让股权,更将16.6%表决权委托,使其取得控制权。

这种操作也让之前市场的猜测落空。股权转让和表决权委托若按照公告协议顺利达成,让曾经的A股第一高价股全通教育,在开启“收购模式”后的四年历程,最终将走到控制权易主的过程。

标签:全通教育巨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