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联科技透露了上市计划,但是上市信息被官方删除,业务拓展等仍存难点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3-05 08:17:55

山东又一数据科技公司瞄准H股寻求上市。近期,“未满周岁”的山东高速信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联科技”)在其兄弟公司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联支付”)官网透露了2020年H股上市计划。不过,在3月2日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求证后,该上市信息被官方删除。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信联科技与信联支付渊源颇深,早在三年前,信联支付亦曾提出上市计划。引发关注的是,信联科技与信联支付究竟是何关系?成立不足一年的信联科技上市底气何在?今后业务发展又将走向哪儿?

兄弟公司曝光上市计划

近日,信联科技上市一事引发业内关注。根据其发布的公告显示,1月22日,信联科技召开2020年度工作会议,会议称,2019年信联科技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均实现大幅增长,并提出了2020年公司发展目标,其中一个则是提前策划,完成H股上市。不过,3月2日晚,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信联科技相关上市公告已经删除。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提出上市计划的信联科技,系2019年7月30日成立,仅成立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由蚂蚁金服领投的2.8亿元A轮融资,成立不到一年时间便提出了H股上市计划。引发广泛关注的是,如此受资本青睐,这家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司是何来头?

资料显示,信联科技原为山东高速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成立便参与了山东高速集团的战略重组,尽管未开展业务,但无偿接收了兄弟公司信联支付除第三方支付之外的所有业务及相关人员资产,并同信联支付一并进行了混改增资工作。

从业务来看,信联科技主要以智慧交通和物流金融为主要发展方向,定位是从单纯的ETC发行机构,转型为一家专注于交通、物流、金融行业的数据科技公司。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信联科技已完成混改增资工商变更登记等手续,增资方除金溢科技(持股6.2%)、万集科技(持股5%)等ETC头部企业外,还包括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6.8%)。

官网披露,2019年信联科技借全国撤销省界收费站,大力推广ETC应用,拓展ETC应用场景,ETC业务增长迅速,累计销售OBU 1567万台,新增发行ETC 1300万台,发行量居全国第一位。

与信联支付关系密切

值得注意的是,在信联科技上市计划提出前,其兄弟公司信联支付亦曾在三年前提出上市目标。2017年,其曾在官网公开表态,要以上市为目标,以产品创新和资本运作为手段,在2017年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重点工作。

既然三年前曾提出上市,为何如今又在官网公布信联科技上市计划?两家公司之间有何关系?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信联支付同样为山东高速集团旗下子公司,业务同样包括物流金融板块、智慧交通板块等。不过,与信联科技不到一岁的“年纪”不同,信联支付成立于2009年,拥有央行颁发的两张第三方支付牌照(互联网、预付卡),是山东高速集团ETC发卡及运营主体。

值得注意的是,除兄弟关系、业务相近外,从工商信息来看,信联科技与支付机构信联支付关系极为密切。具体而言,信联科技、信联支付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李耿同一人,此外二者注册地址也同为一地,均为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奥体中路5006号山东高速科研楼西附楼二层南侧211室。

同时,在2019年的战略重组一事中,也可寻得二者关系的蛛丝马迹。2019年7月,信联科技成立后,原出资方山东高速集团便对信联科技、信联支付两家公司进行了战略重组,具体为:信联支付向山东高速全资子公司信联科技无偿划转除第三方支付之外的业务及相关人员资产,包括但不限于电子不停车收费(ETC)业务、金融、加油、无感支付、高速信息化(e高速App)、无车承运等非支付业务和相关资产,并将注册资本减少至人民币6000万元。

此外,在混改增资工作中,信联科技也与信联支付“一脉相承”。北京商报记者查询信联支付增资方金溢科技、万集科技的多个投资进展公告发现,各家增资方也已在增资额不变的情况下,投资对象由信联支付变更为分别向信联支付和信联科技增资,且增资额及出资比例在信联支付和信联科技之中进行重新分配。

有业内人士直言,“信联科技、信联支付是国企资产混改下的同胞兄弟,但从高度一致的主营业务、同样的法定代表人,以及同一个注册地址来看,密切程度已远超兄弟关系,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被认为是实质的同一主体”。

战略重组背后

对于信联科技和信联支付二者关系、业务重组及上市主体等多个事宜,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尝试对山东高速集团、信联科技、信联支付等多方进行采访,其中,山东高速集团多次联系均未接通,而信联支付则表示暂时无法回复,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得进一步回应。

一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实际上,在上市前进行业务重组,是很多集团化运作公司的一个常规操作,一方面有利于解决上市主体涉及的一些历史积弊,同时也可使企业更符合上市的各项条件。

该人士坦言,“第三方支付公司独立上市太难了,本身支付业务就受到严格监管,且盈利点也不明朗,上市路可谓是重重坎坷。此外,支付行业罚单频出,哪怕成功上市,也可能因罚单等问题,对股价、品牌、融资产生不利影响”。

同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也指出,从上市一事来看,信联支付独立运营支付业务,而围绕ETC入口的“支付+”、金融科技及其他增值业务则被单独剥离出来,通过信联科技以“金融科技”的概念上市,那么上市难度则会降低很多。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支付行业监管趋严,在线上流量增长遇瓶颈、行业百余罚单压顶、行业寡头效应愈加明显等态势下,大多数支付机构都不好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罚单层面,2018年2月,信联支付就曾因违反支付结算业务规定被处罚。根据央行济南分行开具的罚单,信联支付被处以警告并罚款人民币7万元。

面对合规压力、竞争压力等难题,未来如何保值、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已是多家支付机构转型的关键。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除了上市因素外,信联科技、信联支付混改和重组,也是为战略升级而作出的决定,实际上是为了业务方向更加明确。从战略重组的内容来看,信联支付今后将专注支付业务,而信联科技则是以ETC为基础的数字科技相关业务”。

王蓬博进一步称,“大多数高速收费路口ETC车道还没有实现全覆盖,且目前车主的安装率也没有达到高位,尤其是在未来5G或者说物联网时代到来以后,取消人工收费将是趋势,市场也还有进一步发展空间”。

业务拓展等仍存难点

尽管近年来ETC产业受到资本热逐,相关企业业绩也迎大爆发。不过,随着ETC市场接近天花板,业内一致认为,今后ETC企业业绩也不乏回落情况,如何实现业务增量将成难题。

在王蓬博看来,一个难点是未来的利润增长点从哪里来,另外则是进一步的业务拓展。上市公司需要一定增速,从目前看,如果仅是存量的维护可能做不到这两点,未来还应该深挖车主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万集科技也在公告中披露,信联科技面临产业政策、市场环境因素、人员整合等风险,能否快速完成各方面资源的顺利对接,实现预期发展目标,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以ETC业务为入口,信联科技未来或将向智慧交通、智慧生活两个层面拓展。一是智慧交通,主要围绕车展开业务,提供一些新型科技服务;第二则是智慧生活,主要围绕车主展开,如提供一些金融业务。”一资深业内人士称,对任何一家公司来说,孤注一掷都不是明智的选择,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多条腿走路,多线运营。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

标签:信联科技上市计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