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化肥、不打农药、不用地膜,也不用激素,山东平邑农民种地“六不用”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12-24 10:53:16

“我走这条路太对了。”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村的蒋胜林刚领到11月份的1万多元货款,兴奋地对笔者说。

从2006年6月,蒋胜林开始接触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蒋高明科研团队,当时研究人员跟他谈种地不上化肥、不打农药、不用地膜,也不用激素,他根本不相信。经过两年的试种,三年地力转型,到2011年,他终于种出有机蔬菜和粮食。接着又在苹果上做试验,又经过三年,到2014年,苹果也成功了。

蒋胜林是蒋家庄村的村民,上世纪70年代初中毕业。他是早期加入弘毅“六不用”种植的农民之一,在其经营的10亩土地上,有73个物种,“六不用”农产品销售的货架期达355天,其生产的农产品不存在滞销问题。

“我生产的东西几乎每天或多或少都有送给农场销售,农场每个月和我结清,从不拖欠。”蒋胜林说。

蒋胜林说的农场,叫弘毅生态农场,位于山东省平邑县蒋家庄村。该农场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岗位教授蒋高明,带领团队建立的实验型农场,他们的主要做法是“六不用”,即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地膜、激素和转基因种子,转而使用他们研发的十几种专利替代技术。他们养殖了300头牛,全面替代了600亩地使用的化肥,饲料来自废弃的作物秸秆,另外几百亩地采用鸡粪、羊粪、猪粪、兔粪等动物性有机肥和豆饼花生饼等植物源有机肥;用“物理+生物”方法防虫;用“机械+人工”方法除草;用粉碎的秸秆或树叶等替代地膜等。

以害虫控制为例,农场采用高频紫外诱虫灯夜间捕虫,高压电网触杀,害虫成了鸡的食物,达到灭杀害虫的目的。除了诱杀害虫,他们还大量培育天敌。由于13年坚持不打农药,其它捕食性天敌和寄生性天敌,如蜘蛛、捕食螨、寄生螨、线虫、益鸟、两栖类、兽类及鱼类等也出现在农场中。

通过堆肥、深翻、“人工+生物”除草、“物理+生物”法防治病虫害、保墒等措施,整合“禽粮互作”优势,弘毅生态农场早在2011年就实现了“六不用”小麦玉米吨粮田(即亩产2000斤以上)。

弘毅农场模式为“六不用平台+农户”模式。弘毅生态农场负责聘请种植、养殖和植保等方面的专家对农户种植和养殖技术进行全面指导,并对他们的劳动进行分工和管理,农民只需要付出劳动力生产产品,生产的产品由企业代为销售。

由于停止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地膜、人工合成激素和转基因种子,坚持常年有机肥养地,土壤有机质从0.7%提高到5%,恢复了土壤地力;温室气体由净排放逆转为净吸收,潜力达11.5吨二氧化碳当量/公顷/年;从源头减少面源污染,告别“白色污染”,恢复生态平衡,使农田重获生机。

从源头控制有害物质进入农田,不仅实现了农作物高产,而且优质安全,得到了消费者的喜爱,消费者愿意以高价进行购买,价格为普通农产品价格的3-5倍,实现了5000-10000元/亩的净收益。

经过13年的发展,弘毅生态农场在全国推广基地50家共计20多万亩,城市消费会员7000多人(家庭),60%的会员来自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经济发达省市。

中国系统工程学会草业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李毓堂最近两次现场考察弘毅农场,对其高度评价道:“弘毅生态农业模式从模式上,创立了生物新技术密集配套集成的大农业系统工程模式,实现了农业资源节约、物质能量循环、生态环境优化、优质高产高效、生产成本降低、收益大幅增加,劳动生产率和竞争力大幅提高。”他说,弘毅的秘诀在于近四年来把前九年研发的生物科技单项成果综合配套应用,达到系统集成。基本实现了两院院士钱学森讲的,发展知识密集型农业产业要把一切先进的生物等技术都用上。

标签:农民种地“六不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