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24日,哈啰出行向美国SEC递交IPO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5月初,哈啰出行更新招股书,披露了2021年第一季度最新经营数据。因为至今一直没有启动路演,有外媒消息称,哈啰出行已经推迟在美上市计划,不过,截至目前,哈啰官方对此未予回应。

在哈啰递交招股书前后,嘀嗒、滴滴也相继递交了IPO招股书,“共享出行第一股”究竟会花落谁家暂未可知,但随着招股书的披露,三家台的经营状况逐渐明晰。嘀嗒是三家台中唯一实现盈利的,2019年、2020年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3.16亿元、3.43亿元。滴滴在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盈利54.83亿元,但主要是由于拆分了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和投资收益所得,抛开这些,滴滴整体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一季度调整后EBITA亏损为55亿元。哈啰也一直未能实现盈利,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8.36亿元,调整后净亏损3.835亿元。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滴滴的现金储备仍然充足。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账面持有234.68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截至2020年底,哈啰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25亿元。与此同时,今年一季度,滴滴的营收是哈啰的30倍。相较而言,哈啰是三家企业中最缺钱的,也是最需要钱的。

三年累计亏损50亿

哈啰出行于2016年成立,先后入局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顺风车、本地生活等领域。成立五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据哈啰招股书披露,2018至2020年,其实现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实现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05亿元、11.34亿元。三年累计净亏损50亿元。

今年第一季度,哈啰亏损依旧,净亏损额同比扩大至8.36亿元。招股书显示,亏损扩大主要是因为第一季度出现显著的股权激励支出,主要涉及授予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一定数量的股份。调整后净亏损为3.835亿元。

五年间,哈啰出行主要在靠融资输血。根据公开报道,哈啰成立后至少经历10轮融资,拿到200亿元投资,但烧掉这200亿融资,至今仍未看到盈利希望。

更糟糕的是,经过前几年的烧钱大战,哈啰的弹药储备已明显处于弱势。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哈啰出行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25亿元,同比大幅缩水24%。而2020年其短期借款暴增498%、应付账款和票据大增39%。

在2020年大举借债的背景下,哈啰的现金状况已不容乐观。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上市融资对哈啰而言至关重要,甚至将决定哈啰未来的发展命运。

盈利困境待解

从业务层面看,哈啰旗下主要有三大业务线:共享两轮车、顺风车和其他业务。其中,共享两轮车是其营收主要来源,顺风车是增长最快的业务,其他业务还处于起步阶段。这三块业务的共同点就是烧钱。

首先来看共享两轮车业务。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三年,这块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00%、94.2%、91%,一直维持在9成以上,是哈啰第一大营收来源。但其毛利率在2018年为-54%,亏损严重,直到2019年毛利率才转正,达到6.4%,2020年为6.7%,依然低迷。而且作为主营业务,哈啰共享两轮车业务的营收增速在放缓,2019年同比增速为115%、2020年则降为21%。

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助力车,都属于重运营模式,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很难赚到钱。在2019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高峰论坛上,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表示,“共享单车已经可以实现盈利,但不可能有大收益。共享单车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顺风车是哈啰找到的现金牛业务。招股书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营收4.6亿元,同比增长131.2%;毛利为3.8亿元,同比增长167%;毛利率高达81%,远远超过共享两轮业务。如今该业务也是哈啰增长最快的一块业务。

不过,虽然顺风车变现率可观,但很大一部分订单是靠台的高额补贴和营销。目前的网约车赛道中,多数企业仍处于烧钱阶段,2019年才入局的哈啰出行,或许还要经历一波补贴大战才能真正立足。

哈啰开拓的其他业务主要集中在本地生活领域,比如酒旅、到店团购、同城即时配送、景点门票服务等,在线广告也在试点中。但与共享两轮车、顺风车市场一样,本地生活领域也是厮杀激烈。美团护城河依然坚固,阿里饿了么紧追不舍,更有滴滴、百度、抖音、拼多多等新玩家虎视眈眈,哈啰要想突围并不容易。

哈啰在招股书中表示,到2025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到35.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2.6%。同时,本地生活服务在线上渗透率方面具有增长空间,将由2020年的24.3%增至2025年的30.8%。

这看似广阔的市场空间,哈啰能占到多少份额还需时间给出答案。但无法忽略的是,种种新业务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甚至短期之内投入产出无法成正比。

躲不过的监管

上市与否,哈啰乃至其竞争对手们都需要面临监管,合规问题始终是不小的挑战。共享两轮车是一门需要投放规模的生意,但如今对于哈啰们来说,真正的难点主要在于各地政府分发的合规配额十分有限。

来,哈啰出行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因违规投放、乱停乱放乱收费等问题,遭到茂名、光山、淮安等多个地方监管部门约谈。去年疫情防控期间,哈啰出行也因擅自在武汉多个区域违规投电单车,严重扰乱共享单车市场秩序被市民举报。经调查后,武汉市交运局紧急约谈哈啰出行,并责令整改。

哈啰在招股书中坦言,旗下共享两轮车业务正在受到监管部门严格审查。某些过去和当前的违规行为及将来可能未遵守任何适用法规,或者中国或地方政府采用新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修订,可能会对哈罗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而在网约车方面,监管压力同样不容小觑。去年12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台公司进行提醒式约谈,存在安全风险隐患。多地政府收紧网约车市场,哈啰等台要获得网约车的合法身份将不再那么容易。

总的来说,无论是共享单车、助力车,还是顺风车赛道,都需要达到一定市场规模、拥有良好的运营体系,才有位居行业前列的可能。但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有足够的现金支撑,由此来看,此次上市对于哈啰来说至关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