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发布《2100MHz 频段 5G 移动通信系统基站射频技术要求(试行)》公告(以下简称 < 试行公告 >)。

公告称,为满足 5G 应用需求,保障我国 2100MHz 频段 5G 移动通信系统与其他无线电业务的兼容共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 2015 年第 80 号》《中低频段 5G 系统设备射频技术要求的通知》(工信部无〔2020〕87 号),工业和信息化部无线电管理局研究制定了《试行公告》。

该公告的发布进一步为电信联通 5G 网络共建共享扫除了障碍。这意味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此前制定的 “3.5GHz + 2.1GHz”双频 5G 战略可以正大光明的实施,也意味着双方可以推进全球最宽的 TDD(200M)和 FDD(2x40M)频谱协同创新,最大程度发挥频谱效益,实现上行 4~5 倍体验提升、7~9dB 深度覆盖提升。

2.1GHz 频段释放 电联再赢利好

目前,我国已经为四大运营商分配了相关 5G 频段。就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而言,中国电信拿到的是(n78),也就是 3.5GHz 频段 (3400MHz-3500MHz);中国联通也在(n78)上拿到 3.5GHz 频段 (3500MHz-3600MHz),从分配的频段可以看出,电信和联通在 n78 上分配的频段是连续的,这有利于两家合建 5G 网络。

需要注意的是,和以往移动通信网络制式不同,5G 网络须根据用户业务覆盖与速率的需求,协同高、中、低频率,形成高效协同的分层覆盖。工信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曾指出,根据现有分配方案,电信和联通仅在 3.5G 频段各有 100MHz,在上行边缘速率 3Mb/s 前提下,3.5G 频段较 1.8GHz 和 2.6 GHz 上行覆盖相差 9dB 和 5dB,导致 3.5G 频段的 SA 的上行覆盖,上行容量和时延均难以有效支撑垂直行业应用。

“唯一的出路是部署 2.1G/1.8G 频段 FDD 系统作为上行增强,与 3.5G 协同组网,高低频互补,时频域聚合,从而在上行覆盖、上行容量和时延特乃至投资上具备转向 2B 的网络优势和经济可行。” 韦乐表示。

一直以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 2.1GHz 频段都用在了 3G/4G 网络上。5G 共建共享之后,双方才重耕该频段部署 5G,增加 5G 覆盖。据悉,中国电信的 2.1GHz(Band1,n1),1920~1940/

2110~2130MHz 最初获批用于部署 CDMA2000,为 3G 频段。实际 CDMA2000 使用 825~835/870~880MHz,该频段用于部署 LTEFDD,为电信 4G 重要频段。

而中国联通 2.1GHz(Band1, n1),1940~1965/2130~2155MHz:最初获批用于部署 WCDMA,为 3G 频段。现主要用于部署 LTE FDD,联通 4G 重要频段,5G NSA 组网锚点频段。

在 2.1GHz 频段上,电信和联通双方的频谱也是连续的,再加上在 3.5GHz 频段的连续频谱。双方资源禀赋整合实现了 1+1>2 的效应,实现了 5G 网络规模翻倍、覆盖翻倍、带宽翻倍、速率翻倍。可以说,一出生就天然具备领先体验。

面向未来 打造高品质共享 5G 网络

过去一年,我国 5G 商用迈出坚实步伐。公开数据显示,到 2020 年底,运营商累计开通 5G 基站 71.8 万个,5G 手机终端连接数突破 2 亿户。根据规划,今年我国将再新增建设 5G 基站 70 万左右。

面对未来巨大市场空间和巨大 5G 建设投资之间的矛盾,如何高效低成本地建设一张覆盖广、速度快、感知好的高品质 5G 网络,是运营商面前的一道难题。

在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情况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大胆探索,全力推进,已于去年 9 月 30 日快速完成全球第一张规模的 5G 共建共享网络建设和商用,并且完成了 SA 独立组网模式的端到端能力部署。

截至 2020 年 10 月份,双方 5G 共享规模已达 30 余万站,覆盖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实现了 3 个 “全球第一”:全球第一张且规模最大的共建共享 5G 网络;全球第一个 200MHz 大带宽高能 5G 网络;全球第一张 TDD+FDD 混合组网的 5G 网络。通过共建共享,显著节省 5G 网络建设及运营成本,CAPEX 预计节省 40% 左右,OPEX 每年节省 35% 左右,充分凸显共建共享优势。

共建共享所取得的成绩为 5G 市场发展奠定了基础,下一阶段双方将重点面向用户、聚焦体验打造一张高品质的 5G 精品网。

中国联通 5G 共建共享工作组组长苗守野曾指出,一张高品质的 5G 精品网络应具备极简网络、极致体验和极智服务三大典型特征。

“极简网络”,是以明确的极简目标网来牵引未来建设,推进网络瘦身,通过网络资源整合实现制式的代际解耦,让 5G 轻装上阵。具体目标包括制式极简、架构极简和站点极简。

在制式极简方面,中国联通当前面临 2G 到 5G 四世同堂局面,运营压力大。中国联通希望最后形成 4G+5G 协同的极简目标网。

架构极简方面,联通电信共建共享加快了 NSA 向 SA 架构演进的节奏,简化 NSA 和共建共享叠加后的复杂网络结构,降低 4G 和 5G 双网紧耦合优化困难;同时,SA 架构才能支撑 toB 行业数字化发展诉求。目前,联通已经率先牵引网络和终端在多省开通 SA 能力,全力支持 toB 市场发展。

综合来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 3.5G+2.1G 双频协同建网战略,兼顾竞争力和降投资,但仍需终端和网络均支持 2.1G NR、2.1G 和 3.5G 双频 CA、SUL 等方案快速成熟,保障 5G 网络下一步大规模商用部署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