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5G用户已超过1.7亿。未来十年是5G的黄金十年,5G连接数将达到数万亿,从人与人的连接,走向人与物的连接,以及物与物的连接。但是“东边日出西边雨”,不是每一个市场都为此做好了准备。海量的连接,意味更多的站点基础设施需求,需要大量新的投资,这与运营商的投资压力形成矛盾。根据经验数据,站点获取约占5年TCO的45%。如果存量站点没有新的设备空间,而且新站点的获取又很困难,运营商就很难下定决心进行投资。

因此,多个地区和国家在探讨站点政策和创新,以简化审批、开放公共设施上安装设备的许可、共享城市管道等。这些改变,将影响网络推出时间、站点获取难度等,可能会扫除网络部署的主要障碍。

将站点需求纳入国家宽带计划和城市规划

频谱和站点是移动网络的两大核心支撑。关于频谱,在各个国家都有专门的管制机构,提前规划和发放未来10年,或者是下一代移动技术所需要的频谱。但是对于物理站点的管理,各国却更多是以管制为主,规定站点的美观度、高度、电磁辐射等等。在移动网络成为新型基础设施的今天,站点政策应该发生转变。欧盟管制机构BEREC表示,其监管中心将转向“更加关注为5G部署提供便利”。

11月13日,全球移动宽带论坛2020的Open Site圆桌举办,中国、俄罗斯、南非等国的组织,以及GSMA、Omdia等行业组织,共同呼吁提前规划站点需求,以满足通信网络的长期发展。

在OpenSite论坛上,已经看到来自各地分享的站点案例。德国已经着手简化站点审批、开放站点信息;意大利为5G所需的公共光纤部署提供特殊许可;英国优化了公共设施共享的审批政策,建立了一系列绿色通道;俄罗斯在新法律法规支持下,运营商、设备商与铁塔,得以设计新产品形态,实现在数千根市政杆上部署杆宏站;南非表示,在政策层面将通信技术确立为高优先级的基础设施,在立法层面推动5G快速部署策略,加快部署和站点获取。

根据分析师机构预测,通过政策的更新构筑行政优势,可以刺激5G基础设施建设时间加快3年左右的时间。

站点开放需要全生态的多方支持

站点规划,与频谱并不尽相同。在大多数国家,频谱的划分和使用由统一的中央机构管理,在全国、全产业范围通用。站点规划,除了全国性的立法和倡议,还需要地方的政策支持、业主的合作。多年以来,地方政府仍然用几十年前制定的繁琐程序来管理网络的设工作和对公共设施的准入权。而各个城市也逐渐认识到,低效的建设管理将导致其他城市在5G建设中领先。

促进站点开放,需要运营商和地方政府建立一种新的合作方式。城市为5G建设提供更多便利,运营商则为加速5G推出设定目标。最终,用户更早享受到5G网络,爆炸性创新可以更早出现,合作达到多赢。中国的多个城市间的竞争,推动了5G基站在2020年达到近百万。深圳梳理了可用于5G的公共基础设施,制成清单,提供给运营商选择。上海将5G建设与智慧杆改造结合,2020年底,上海街头将有30000根能够支持5G基站的杆塔。

制定通信站点与公共设施结合的标准,对于整个生态至关重要。面向未来10年的智慧城市发展,不仅基站的需求,公共安全、自动驾驶、汽车充电等需求都要一并考虑,传统基础设施将和ICT技术深度融合。以5G智慧杆为例,中国和欧洲都在制定5G智慧杆的标准,预计都将在2021年推出。通过标准化的接口、管道和电力的预留,可以使得杆体供应商的制作规范化、规模化,降低整体成本。而5G与建筑等其他基础设施的结合,也同样需要标准。

可以预见,引领站点开放的政策和生态的的地区,将在5G建设中获得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