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四小龙”里,谁会先在A股“舞”起来?

从最新动作来看,依图科技的“意图”已然浮现——目标直指科创板!

11月4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显示,依图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

“红筹”“未盈利”“特殊表决权”,还有潜在的“人工智能第一股”名号,对于A股而言,依图科技真是哪儿哪儿都“新鲜”。

做AI的也琢磨芯片

招股书申报稿里介绍,依图科技是一家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以人工智能芯片技术和算法技术为核心,研发及销售包含人工智能算力硬件和软件在内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其中,在人工智能芯片技术领域,公司创新芯片架构,通过融合通用计算和深度学习计算实现端到端处理能力,具备高性能及低功耗的产品优势。

在人工智能算法技术领域,公司直接表示:公司在计算机视觉技术、语音技术和自然语言理解技术等多个技术领域,已经属于世界前列了。

底气何来?依图科技在材料里解释了:虽然人工智能的概念大家都来蹭,但人工智能芯片配套的开发套件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除了NVIDIA、华为等几位业内大佬外,依图科技于去年5月发布了求索芯片,并在后续发布基于求索芯片的原石系列服务器、前沿系列边缘计算设备。

这款在名字里自带“探索”之意的芯片,在设计中考虑了使用场景和开发的便捷性,支持云端和边缘计算场景,支持Linux操作系统和硬件虚拟化,具有优秀的可扩展性,芯片配套的算法开发工具链和运行引擎支持TensorFlow、PyTorch、Caffe、MXNet 等主流机器学习框架,支持C/C++、Python、Java等编程语言,能够高效运行常见深度学习模型。

不过,公司在报告期内尚未对求索芯片进行单独销售,而是基于求索芯片研发智能服务器及智能边缘计算设备并对外销售。目前已有多家算法公司将自有的人脸识别模型、车辆识别模型迁移到基于求索芯片的智能服务器上,且运行良好。

没盈利也要上市

在从新锐公司成为公众公司的路上,依图科技率先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单”。

从营收规模来看,依图这几年的表现堪称“优秀”——从2017年的6871.89万元一下跃升至2019年的7.17亿元。这一势头在今年上半年继续保持,实现营收3.81亿元。

不过,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却一直未能转正。报告期内,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和-12.99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72.2亿元。

对此,依图科技表示,主要原因是优先股以公允价值计量导致的账面亏损,以及公司正处于创业期,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研究创新及市场开拓。

公司坦言,未来一段时间将可能持续亏损。同时,公司也进行了相应的风险提示,如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甚至无法保证未来一定期间内实现盈利,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风险等。

年轻却有“三高”

申报稿显示,依图科技设立于2013年2月,注册地位于开曼群岛。

虽年纪轻轻,却已“三高”(高研发、高学历、高科技)兼具。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亿元、2.91亿元、6.57亿元和3.81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46.94%、95.77%、91.69%和100.1%。

同时,依图还拥有强大的研发团队。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837人,占员工总数为55.54%。

就拿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朱珑的“闪耀人生”举例,1978年出生的他,拥有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统计学博士,主要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统计建模和人工智能的研究。2008年至2011年,曾先后于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任博士后研究员,于纽约大学数学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2012年,朱珑回国创立了依图科技,并在此后全面负责公司整体的战略发展方向、技术演进方向和业务拓展方向,奠定了公司以人工智能算力为核心的战略方向,并负责制定人工智能的总体技术路线。

目前,朱珑的持股比例为41%,与公司首席架构师林晨曦同为公司实控人。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采用特别表决权结构。根据相关章程安排,朱珑、林晨曦合计控制公司69.81%的投票权,对提名和选举公司董事、经营管理等决策事项拥有重大影响,能够影响公司股东大会表决的结果。

谁是竞争对手?

依图科技的竞争对手有哪些?申报稿可见,共有三类公司入选依图的“同业可比”:

第一类是Google、华为等国内外领先的覆盖多个人工智能技术领域并实现产业化的公司;

第二类是NVIDIA、寒武纪等专业人工智能芯片设计公司;

第三类是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商汤、旷视等为智能公共服务及智能商业业务领域提供人工智能行业解决方案的公司。

比较来看,依图科技在人工智能芯片创业企业中是少数已实现产品流片且规模化应用的公司之一,但市场份额相对于行业领先企业较小。

在面向城市管理场景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市场中,目前市场份额主要由海康威视为代表的视频解决方案供应商和华为为代表的基础设施供应商所占据。

在智能医疗领域,依图是业内少数具有以多模态人工智能技术解析多源异构医疗大数据能力,并具有自研医疗知识图谱的企业之一。

在面向商业经营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市场中,市场集中度较低。依图主要依托人工智能芯片及算法技术,聚焦在智能价值高的商业通用场景来构建市场竞争力。

总体而言,依图从技术、行业理解、创新机制、研发团队和客户品牌等几方面阐释了自己的长处。而对于自身劣势,公司主要归结为资金实力、研发投入和业务规模都比较小。

谁早早潜伏?谁火线抢筹?

还没盈利的依图,却已成功吸引到了一众创投大佬抢着投钱。

云锋、高瓴、红杉、真格、上海科创投等皆在公司股东榜上有名。其中,阿里系中的云锋创投和云锋新呈持股比例分别为8.4%和3.4%。

事实上,依图与阿里的“羁绊”还不止于此。履历显示,作为公司实控人之一的林晨曦,在联合创立依图之前,就曾在阿里云计算担任过资深专家(技术总监)。

从入局时间来看,云锋最早于公司B轮融资时便已跻身公司股东,高瓴、红杉最早也分别在C轮、D轮时进入。

近一年来,依图的新增股东则包括上海科创投、张江火炬、东方明珠传媒产业基金等。

从估值来看,依图科技今年6月进行的E3轮融资中,预计市值已超过100亿元。因此,公司此次选择了《上市规则》中衡量市值的第2.1.3的第一套标准及2.1.4的第一套标准。

“AI四小龙”争相谋求上市

根据IDC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商汤、旷视、云从、依图都占据着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份额前四位,合计占据了超过60%的市场份额。这4家头部企业基本可代表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尖端,“AI四小龙”之称也由此而来。

竞争上力求差异化,上市这件事上,“四小龙”却是不谋而合。

除依图科技的上市路径已经明朗外,8月19日,广东证监局披露,云从科技已办理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辅导机构为中信建投。公告中,并未透露云从科技具体上市地点。

更早之前,旷视科技曾于去年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吹响了AI行业上市的冲锋号。但受市场变化和疫情影响等因素,旷视的港股上市之路出现“卡壳”。目前,公司招股书状态为“失效”。

另一AI巨子商汤科技虽未披露出明确上市计划,但坊间亦有不少其准备上市的传闻。

对于当下正积极谋求登陆资本市场的“AI四小龙”而言,若IPO成功,大量新鲜涌入的资本血液无疑将继续给它们更多试错机会和成长空间:持续切入应用场景,摸索短期变现机会,并打磨系统能力,直至发现长期的商业模式,推动整个行业迈向成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