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将在汽车研发上投入1300亿 持续挖角汽车公司技术高管

来源:券商中国 2020-05-26 11:17:32

在手机业务逐步失去吸引力,尤其在第二大市场的份额被华为碾压,苹果公司需要新的故事来支撑其估值、股价、想象空间。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预计,今年苹果将在汽车研发上投入近19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1300亿)。苹果公司披露的业绩显示,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iPhone业务就开始出现下降,疫情又加速了苹果传统业务的低迷,2020年第二季度净利润下降3%。

在苹果手机份额逐步缩水,尤其在中国的苹果用户越来越多的选择华为手机时,特斯拉汽车在中国风生水起,并受到中国市场和消费者的欢迎,汽车似乎成为中美贸易战下的一个例外,这可能也吸引了苹果的兴趣,更重要的是,苹果早就布局汽车业务,挖角的特斯拉员工超过300人,甚至早在特斯拉还未打算建立中国工厂之前,就有消息传出苹果考虑在中国建立汽车工厂。

苹果股价需要新的故事支撑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预计,今年苹果将在汽车研发上投入近190亿美元,作为对比,休伯蒂表示整个汽车行业的研发支出为800亿-1000亿美元。大量资金涌入汽车研发,是苹果和其他科技公司有可能颠覆汽车市场的原因之一。

休伯蒂透露,苹果公司将汽车技术视为“一个巨大的市场”,类似于其对健康和金融技术的看法。休伯蒂预测苹果的最终目标,是在汽车技术方面研发“垂直整合解决方案”。

截止5月25日,苹果公司市值为1.38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万亿),巨大市值的核心基础是手机业务及其附加的应用商店。不过,随着手机业务在全球的竞争日益激化,尤其在中国市场的低迷,加之手机技术门槛较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苹果公司需要一个新增的巨大业务来维持股价和市值的想象空间。

尤其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iPhone当季实现营收333.6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367.55亿美元下降9%。Mac在去年四季度实现营收69.91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73.4亿美元也下跌近4%。

受疫情的影响,苹果公司的业绩在2020年变得更糟糕。苹果在今年五月份发布2020财年第二财季业绩。报告显示,苹果公司第二财季净营收为583.1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80.15亿美元增长1%;净利润为112.4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5.61亿美元下降3%。苹果公司第二财季大中华区营收为94.55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02.18亿美元。

种种迹象显示,如果苹果公司无法维持产品创新,可能将失去其吸引力,从而影响其估值,但传统的功能机变成智能手机业务的创新,实际上已经达到天花板,只有相对传统的汽车才刚刚开始迎接互联网,因为贸易战、疫情等因素对手机业务的进一步影响,苹果公司急需一个新故事。

苹果持续挖角汽车公司技术高管

苹果对汽车业务的兴趣由来已久,2013年,苹果宣布向汽车领域进军,宣布iOS in the Car计划。iOS in the Car计划宣布之后,苹果对这一系统给予高度重视。2014年,苹果正式将iOS in the Car 更名为 CarPlay的车载系统,苹果CarPlay的发布向其他科技企业释放了一个很强烈的信号,即争夺智能车载系统市场,尤其是传递出汽车将变成更大型号的智能手机。

如果认为苹果只是希望提供车联网娱乐系统,可能低估了苹果的野心,苹果公司在2015年开始就已经在积累传统汽车硬件的人才,当时苹果招募了前克莱斯勒汽车集团的高级副总裁Doug Betts的加盟,之前他在克莱斯勒负责的是全球主导产品的质量和服务工作,而从来自Linkedin的个人资料显示,他在2015年7月正式开始为苹果工作。

之后,苹果公司将挖墙脚的目光瞄准了特斯拉公司,2017年苹果吸纳了大量的前特斯拉员工,涉及领域包括:制造,安全和软件工程师,到2018年8月,仅从领英的数据就显示苹果公司就已经挖走了46位原本在特斯拉工作、然后跳槽到苹果的员工。

根据领英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苹果公司从福田汽车挖走的员工达到170人,特斯拉更成为苹果挖角的核心,苹果挖走的特斯拉员工人数超过300人。如今这一数据已然超过500人。

被挖角的核心成员中,包括了特斯拉首席汽车设计师安德鲁•金、特斯拉驱动副总裁Michael Schwekutsch、特斯拉原高级副总裁Doug Field、特斯拉工程副总裁Steve MacManus。由于上述四名特斯拉核心人员分别主管汽车车身设计、汽车动力系统、车辆研发工程、汽车内饰四个领域,这实际上意味着特斯拉的挖角指向了整车,而非仅仅成为各大汽车公司某个零部件或娱乐系统的供应商。

特斯拉发言人当时就苹果挖角指出,苹果在资金实力上是自己的“100倍”,因此很难在薪酬待遇的竞争上占据优势。

“公司希望员工的未来更好,选择在特斯拉工作是一种挑战。苹果的钱比我们多100倍,因此对方当然有能力支付更多的工资。我们正在与传统汽车公司进行极其艰难的竞争,这些公司的生产数量也是我们的100倍,因此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我们甚至没钱做广告、没钱请代言人或提供大量的折扣,所以我们必须要靠产品的品质来生存。尽管如此,我们相信自己的使命,牺牲时间来与消极情绪进行斗争。我们要带领全世界向可持续能源领域转变,我们必须这么做。”特斯拉发言人表示。

那么苹果公司为何加大了汽车研发的资金投入,市场人士认为,苹果公司一直将特斯拉视为主要竞争对手,而当特斯拉于2020年1月7日将Model 3首次交付用户,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创新高,特斯拉的中国业务已令苹果眼红。

因为美国与华为手机、5G业务的紧张关系,华为的手机业务成为中国市场赢家,依赖于中国市场的苹果公司,如果其核心业务继续绑定手机领域,在贸易战背景下可能存在某些不确定性因素。

汽车将令苹果重新受到欢迎?

由于华为手机丧失了美国市场,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也岌岌可危,手机成为贸易战的一个关键领域,但汽车似乎是贸易战下的一个例外,特斯拉汽车工厂受到了中国的欢迎,甚至还得到了中国银行财团的融资支持。

Canalys数据显示,2019年苹果iPhone在国内市场的销量为2750万台,市场份额也由8.7%下滑到了7.5%,与2018年相比下滑了21%。与此相反的是,华为手机出货量从一年前的1.048亿部跃升至2019年的1.42亿部,增幅为35.5%。

手机显然已正成为贸易战的关键领域,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根据阿里巴巴线上渠道数据,华为Mate 30系列的中国购买者,超过40%来自于苹果用户。

与手机完全不同的是,汽车显然未受到贸易战的影响,特斯拉中国工厂及其背后的中国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很好的说明这一点。有市场人士认为,中国的汽车业务不仅仅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巨大市场,苹果也希望它能够像特斯拉汽车一样重新受到中国消费者的欢迎。

5月22日晚间,富临精工公告称,公司近日与华为签订协议,公司被确定为华为新能源车载减速器及相关零部件产品的供应商,双方未来将围绕核心技术产品及产业资源,在新能源电驱动总成领域开展合作。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华为品牌部相关人士回应称,公司没有造整车的计划,目前暂不清楚公告中涉及到的零部件的采购用途,内部正在核实信息。另一位知情人士分析称,合作应该仅限于新能源车三电领域,不涉及整车。

虽然华为回应否认了整车计划,但华为在汽车业务上的布局也一直在逐步推进。本月初华为官方宣布,近日携手首批18家车企正式发布成立“5G汽车生态圈”,加速5G技术在汽车产业的商用进程,共同打造消费者感知的5G汽车,包括一汽集团、北汽集团、比亚迪、宇通集团、东风集团等。据了解,自2019年4月发布全球首款5G车载模组MH5000以来,华为已经向生态圈伙伴与众多车企提供了5G车载模组MH5000、5G车载终端T-Box平台等产品和技术,支撑5G汽车以及5G+C-V2X智能网联的应用创新。

因贸易战下中国消费者对华为产品多有支持,华为不涉及整车的业务布局,可能会令苹果的汽车计划松一口气。

有市场人士认为,如果苹果确定推出苹果汽车,其业务重心依然将放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这意味着苹果公司很可能模仿特斯拉,在中国建立苹果汽车的超级工厂,此前也有消息指出苹果公司希望在中国建立汽车工厂,同时在供应链上和宁德时代有过接触,意在动力电池领域进行合作。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日前也表示,宁德时代将在今年下半年正式向特斯拉供货,供货产品将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电池,这意味着如果苹果整车计划得以推进,宁德时代等中国A股公司可能将在特斯拉、苹果之间左右逢源。

标签:苹果汽车研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