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 6 月,国内互联网公司迎来了一波上市潮。其中,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上市,再次引起市场对于生鲜电商行业的关注。不过,上市并没能像预想的那样,成为生鲜电商的高光时刻,持续下跌的股价,让质疑声四起。

需要肯定的一点是,生鲜电商是一个好生意,也是一个好赛道。但是,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模式究竟是不是最优解,目前来看还存在较大的争议。如果单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上市并没能守住前置仓的面子。

每日优鲜抢滩上市,叮咚买菜大涨后已跌去 34.2%

作为国内前置仓生鲜电商的代表,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在同一时间递交的了招股书。本以为会在同一天看到两家企业同时敲钟,没曾想每日优鲜后程加速,提前结束招股,给出的理由则是已获得超额认购。就这样,每日优鲜先于叮咚买菜 4 天挂牌上市。

作为国内生鲜电商行业第一股,市场普遍认为每日优鲜上市首日的表现不会差,毕竟要给整个行业信心,也是给后续上市的叮咚买菜打个样。但是,令许多投资人都没想到的是,每日优鲜上市首日股价大跌 25.69%。一位每日优鲜员工告诉 TechWeb,“前期认购表现那么好,我们也没想到会跌成这样子。”

不过,上市首日的大跌只是一个开始,上市半个月时间,每日优鲜的股价已经较发行价跌去了 41.8%,目前总市值也仅为 17.82 亿美元。

相比较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的整体表现还算可以,最起码目前的股价仍在发行价之上,而这也是得益于上市第二天的一次暴涨。上市首日,叮咚买菜没有破发,微涨 0.09%。上市第二天,叮咚买菜股价暴涨,多次触发熔断,当天股价收盘大涨 62.84%。不过,大涨之后,叮咚买菜跌跌不休,6 个交易日后,股价相比较高点已经跌去 34.2%。

值得注意的是,叮咚买菜当初的暴涨,在一定程度上还与其流通股较少有关系。同时,有市场人士认为,上市第二天的股价大涨,也是为了后续增发做准备。此次上市,受到每日优鲜股价大跌的影响,叮咚买菜在上市前夕将原定发行的 1440 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收缩至 370 万份,筹资目标较此前缩减 74%。

对此,叮咚买菜创始人兼 CEO 梁昌霖的解释为,“我们的现金流是够的,如果这时候市场特别好,价格、价值可以挂钩的话,我们多融一些;市场不是很好,价格低于应有的价值的话那就少融一些,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

持续亏损的前置仓,烧钱换发展

从当初的百家入局,到现在的维稳求突破,生鲜电商在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中,一直在遭受外界的质疑。虽然以每日优鲜为代表的企业,在资本市场一直表现不错,但是较高的成本,以及较为模糊的盈利预期,导致很少有人长期看好生鲜电商的发展。

转机出现在 2020 年,也就是疫情的时候,让生鲜电商再次赢得资本的关注。相关资料显示,每日优鲜在 2020 年完成了三轮融资,而叮咚买菜则在 2020 年完成了一轮融资,2021 年完成了两轮融资。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消费理念和方式,也让生鲜电商大放光彩。但是,关注度是有了,前置仓的烧钱现状却没有改变。

在生鲜电商大举发展之前,我国的冷链物流行业起步晚,基础也差,导致生鲜台为了产品质量,不得不选择自建冷链物流体系,也有和第三方合作,但是却不如自建来的放心。自建仓储,表面上看起来很容易,但是背后的选址,规划以及运输等都十分复杂,在配送时间上也需要十全的考虑。在这点上,前置仓算是一个不错的模式,可以保证配送的速度,也可以覆盖更多的区域。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1 年第一季度,每日优鲜在全国 16 个城市建立了 631 个前置仓。叮咚买菜在全国 29 个城市建立了 950 多个前置仓。但是,前置仓虽然解决了配送以及产品方面的问题,但是成本上却要高很多。数据显示,叮咚买菜 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第一季度营收分别为 38.8 亿元、113.36 亿元以及 38 亿元。相比较下,叮咚买菜同一时期的总运营成本和费用分别为 56.21 亿元、144.98 亿元和 51.36 亿元。

居高不下的前置仓成本,也导致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财务数据并不好看。数据显示,2019 年-2020 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 29.094 亿元、16.492 亿元;叮咚买菜的净亏损分别为 18.73 亿元和 31.77 亿元。21 年一季度,每日优鲜净亏损 6.10 亿元,同比扩大 213.5%;叮咚买菜净亏损 13.85 亿元,同比扩大 466.4%。

现在,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前置仓规模是越来越大,但并没有像外界预料的那样,规模化带来成本的下降。有意思的是,作为同行,盒马负责人侯毅此前也吐槽过前置仓模式。

他指出,每日优鲜在所有台上开店,原因是没有流量,所以他要各种方式获得流量,最后自己的流量废掉了。而叮咚买菜通过不断的活动烧钱,各种各样促销活动、减免活动层出不穷,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获取流量的稳定。在侯毅看来,流量问题是前置仓最大的问题。

社区团购,前置仓另一维度的“威胁”

关于前置仓的质疑声,并没有随着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上市而衰减。从另一个角度看,在整个生鲜电商市场中,社区团购的崛起,也正在抢夺前置仓的风头。据艾瑞咨询公开的数据显示,2020 年全国前置仓模式市场规模达 337 亿元。而根据凯度咨询公布的数据,2019 年全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 500 亿元。

与此同时,从单量上来看,社区团购也是遥遥领先。数据显示,今年春节,美团优选的单日单量已经达到了 2300 万,多多买菜也达到了 2000 万单/天。

对比两者,社区团购的模式要更轻一些,并且市场规模也更大。但是,零售模式没有“最终业态”的说法,社区团购的崛起并不是说前置仓模式就没有未来的了,因为两者在服务模式上还有着差别,一个是主打快速配送,一个则是主打次日达。只是,在巨头集结的社区团购市场,其发展和扩张速度都是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不能比拟的。目前,社区团购也在尝试及时达的服务。

理论上来看,千亿生鲜电商市场规模,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还有着较大的上升空间。只是,如何解决前置仓高成本的问题,是两家需要持续思考和解决的问题。从招股书来看,此次 IPO 募资,每日优鲜募集的资金中将有 50% 用于前置仓零售业务,叮咚买菜拟将募集资金的 50% 用于提高现有市场的渗透率和扩展新市场。虽然两者也都在扩展其它业务来降低亏损,但前置仓布局依旧是未来的主流。

谁都想做时间的朋友,但朋友也不会无限期的等待。对于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来说,上市虽然证明了自己,但也只是一个节点而已,并没能改变太多,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是亏损的状态。在二级市场,对于投资者来说,耐心也是有限的,规模扩大之后,还是要持续优化成本效率,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要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