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售开始了,情况如何?

比起一开售就被大家哄抢、甚至要加价才能买到的iPhone 12、iPhone 12 Pro,苹果在双十一发布的全新Mac系列的三款新机型——MacBook Air、Mac mini以及MacBook Pro却没有享受到这种“夹道欢迎”的礼遇。

从某主流电商平台的预售数量看,三款Mac总预售量不过千余台(截至文章撰稿时),用户们似乎并没有对这几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品感冒,更多的人选择观望,或者是为上半年入手的MacBook Air“恨铁不成钢”。

但是仅仅一周之后,三款先行搭载M1芯片的苹果Mac机型就打消了用户们的顾虑,一时间,Macbook Air成为最抢手的笔记本新品,直接缺货;狠狠心上MacBook Pro的消费者也不在少数,果然不差钱者大有人在。

那么M1芯片究竟有哪些神奇之处,苹果推出arm架构Mac设备对行业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场事先张扬的“背叛”

说起来苹果换处理器架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好像谈恋爱,我对你不满意了提分手也很正常。

此前在WWDC上苹果就已经透露了自造芯片的计划,算是一场“事先张扬的背叛”。

2005年,苹果抛弃了PowerPC转而与英特尔合作。毫无疑问,PowerPC架构的性能要求无法满足苹果的需求是分道扬镳的重要原因。

在当时,搭载英特尔酷睿处理器的iMac运算速度比最后一代的PowerPC架构的iMac快了2到3倍,更好的英特尔是极为理性的选择。

然而15年以后,分手戏码再度上演,arm望着X86架构,一如当年X86眼中的PowerPC。

纵观苹果Mac系列所采用的芯片在1994年由最初的摩托罗拉6800系处理器更换到IBM的PowerPC平台;等到2005年,苹果又转投英特尔的X86平台,最终,凡事都要靠自己的苹果还是将PC芯片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M1芯片的重要意义在于苹果将PC由X86架构切换到了arm架构,这是一次对于英特尔“背叛”。对于苹果,“我的地盘我做主”,它终于把产品线的控制权夺了回来,并且在生态构建上迈出了一大步。

乱拳打死老师傅 年轻人不讲武德

发布会上的M1芯片是一颗极强的芯片。M1采用arm架构,5nm制程工艺,封装了160亿个晶体管,内存DDR颗粒也被封装进了这枚芯片。CPU部分采用了8核心,包括4个高性能核心和4个高能效核心。每个高性能核心都提供出色的单线程任务处理性能,并在允许的范围内将能耗降至最低。

一个8核心GPU,一个16核神经网络引擎、共享缓存和安全加密芯片。

超低功耗也是arm架构的M1芯片相较于X86架构芯片的一个明显优势。

发布会上的信息显示,在10W功耗下M1的CPU性能是友商的两倍,在同性能下功耗仅为英特尔芯片的四分之一。GPU在同等功耗时具备友商两倍的性能,同性能下功耗仅为三分之一。就

连MacBook?Pro也比前代增加了6个小时的续航,直接将笔记本电脑的续航时间拉到了手机的高度。对于移动设备来说,续航的增加带来的体验是非常明显的。

另外,低功耗下的发热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这也是MacBook Air敢于取消风扇的原因。当然,正如苹果抛弃PowerPC一样,X86架构也站到了同样的历史分割点。

先行者铩羽

苹果不是第一个想把手机、平板、PC等设备进行彻底意义上大一统的公司。毫无疑问,微软拥有超前的视野。

思路是没有问题的,苹果眼下的思路与当年的微软不谋而合。微软想借Windows 8、Windows RT和Windows Phone 8来实现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以及手机的整合,所有平台和设备共享一个用户界面,处理器性能强大与否不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

但由于微软“错估了整个电脑市场的趋势”,触屏交互的模式即便到今天也还在与键鼠操作割裂,全新的系统有着相当高的学习成本,让不少老用户无所适从。

尽管为Windows 8系统付出了极大的心血,最终没有获得用户的认可。

另一个企图完成这般宏图伟业的是“母公司”锤子科技但是由于思路太过超前,很多人无法理解罗永浩老师,而只把他当成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个丰富的“梗”的合集。

毫无疑问,锤科当年想要实现的未来生态与苹果现在在做的事情异曲同工,但缺乏足够的体量、资金以及技术支持,随着一系列变动,锤科黯然退场。但是TNT依旧存活了下来,像裂缝中顽强求生的小草,续写着天才的构思。

所以当今天的M1 Mac设备上市之后,不少人调侃苹果把罗老师抄得底裤都不剩。

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先行者们是失败者,但他们应当被记住,他们功不可没。

历史由苹果改写

英特尔在全球范围内控制自己的芯片工厂,相比之下,苹果则会交给亚洲企业来代工自己设计的芯片。

另英特尔非常不爽的一点是,苹果的芯片制造合作伙伴台积电可以生产目前最先进的5nm制程工艺芯片,英特尔却还在14nm+++和10nm上挤着牙膏。

与高通缠斗数年的经验告诉苹果,你必须将一切核心技术都抓在手里,不然在不确定的某个时候会受到牵制。

对于苹果而言,在手机基带上吃过的亏,可不想在芯片——决定笔记本设备的命脉再受制于人。

2008年,苹果以2.7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P.A.Semi,正式开启芯片部门的发展。2019年,苹果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英特尔调制解调器业务的一部分。

自2010年以来,苹果的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一直采用自主研发的A系列芯片。苹果在积累经验、观察市场反馈,等待时机。一切似乎都在苹果的掌控之中,按部就班。

迢迢前路 构建大一统生态任重道远

苹果M1芯片的实装掀起了业内的滔天巨浪。试想,在处理器由英特尔与AMD、显卡由英特尔、NVIDIA和AMD瓜分的PC市场,全新的M1以一种碾压几乎所有前代产品的姿态登上王座,该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苹果想要构建一个从硬件到软件、从手机到平板到PC最终辐射全部领域的大一统生态野心不可谓不大。M1是一种试水,也是一面旗帜。未来的M2、M3乃至Mn,它们将成为苹果最锐利的剑,逼迫着对手挤爆牙膏,拿出足以抗衡的硬货。

用户们更加担心的是在切换到arm架构之后,Mac与通行的种种软件之间的适配情况。不仅视频图片处理,在更多的“生产力”层面,arm架构需要进行更多的适配。毕竟此前的Mac设备对程序员并不太友好,执行编译代码等工作需要苹果后续付出更多的努力。

尽管现在不少APP已经可以在Mac上运行,但是数以万计的常用APP要达成适配绝对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事。例如Mac版本的Photoshop要等到明年才可以完成完整的转化。

好消息是苹果推出了Rosetta 2,它的本质上是一个编译器,它内置于macOS Big Sur,从系统层面解决软件兼容问题。

当iPhone版本软件或其他未经过Mac的软件在M1 Mac上展开安装的时候,Rosetta 2就会将软件中的指令转译为arm架构下的指令,从而保证X86软件在Apple M1上的正常运行。M1芯片的出现只是第一步,苹果要构建大一统生态仍然任重道远。

写在最后

距发布会一周之后,首批最新款的MacBook?Pro已经来到了用户手中。在不少媒体的开箱和初测中,全新的M1芯片都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

与前代英特尔处理器版本的MacBook Pro相比,M1?MacBook Pro的FinalCut Pro 4K视频导出仅耗时97s,远远快于搭载i7-9700K和i7-9750H的苹果Mac设备。

另有已经公开的不少评测数据显示,M1芯片的单核能力基本可以与桌面级AMD R7 5800X庭抗礼,比英特尔酷睿i9-9980HK高了将近70%。8核心M1芯片的GPU测试成绩差不多是英特尔630核显的4倍之多,甚至能够达到5500M独显2/3的性能。

无论如何,M1处理器的加持使得苹果成为第一家从硬件到软件全方位构建起生态的公司,一旦进入这个生态圈,你就很难从这个闭环中脱身——这也是大多数公司都想构建的未来。

苹果的成功意味着在足够强大的技术与资金支持下天才构想的可行性,开发者、用户、成本,M1的推出让不止一方获利,苹果也能借M1巩固业内领先的地位,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我们也期待着M1芯片将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