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企业 “0.8元发全国”式竞争模式退场 告别恶性竞争换道发展

来源:证券日报 2020-05-12 15:11:23

疫情以来,“宅经济”盛行,可以一天不出门,但不能一天没有快递。不管是“直播带货”的网红,还是“在家剁手”的粉丝,没有快递小哥“取货送货”,谁都快乐不起来。

快递行业与每个人的关系都越来越密切,更是成为最快消除疫情影响而进入上升通道的行业。

近日,由于高速恢复收费导致成本上涨,多家快递企业宣布上调快递费,因为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有关,此事也引起强烈关注。

中国物流协会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快递企业都谨慎处理涨价问题,过去的涨价更多是针对底层的派费提升,是反哺基层网点的。而头部企业低价竞争导致的低利润模式并不持久,借助高速公路恢复收费适当提价,是快递企业寻求价格策略调整的一个契机。

快递100CEO雷中南也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快递企业价格战是一种恶性循环,回到理性竞争并不是回归高价,而是维持一个正常的利润率,这时候企业之间拼的是管理。

而面对市场广阔的快递行业,除了头部企业之间的竞争,今年以来,还出现了极兔速递、众邮快递等新入局者。进入存量市场竞争阶段,中小快递企业的机会又在哪里?

低价竞争导致低利润模式

随着疫情好转,全国范围内的收费公路(含收费桥梁和隧道)于5月6日零时恢复收费,申通、圆通、百世、韵达等快递公司先后发布公告称,将调整快递价格。

百世快递在告客户书中说明,高速公路恢复收费,快递行业运输成本上涨,对整体网络运营带来了一定挑战,因此调整高速免费期间制定的优惠政策。

圆通快递官网公告称,为保障广大客户体验,提供持续优质的服务,促进基层网点良性发展,将适当调整快递服务价格优惠幅度,具体价格变动请咨询对应网点。

此次快递企业集体涨价,主要是因为高速收费造成运输成本上涨。

杨达卿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第一季度虽然业务量因为疫情刺激网购消费而增长,但快递企业在抗疫援助和免费快递等方面承担了一定成本压力,另外头部企业为扩大规模优势的低价竞争有增无减,也造成快递企业成本压力。

天风证券分析师姜明也表示,高速免费政策自2月份起实行,减轻快递总部成本负担,快递上市公司总部出于对网点利益的维护,适当在单价上予以让利,是导致3月份公司单价走低的部分原因,当前来看,5月份快递需求已经恢复旺盛,五一期间受到电商促销激励,全行业揽收件量增长均在四成上下,行业需求重回旺盛成长+高速政策结束是促成本次价格调整的主因。

告别恶性竞争换道发展

快递行业自2019年开启价格战,已经有不少企业被淘汰出局。2020年,市场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头部企业之间竞争愈发激烈。

杨达卿表示,头部快递企业尤其加盟模式企业,虽然总部公司实现盈利,但底层生态竞争存在诸多隐患,出现增收不增利甚至利润负增长的现象。低利润模式接近持续发展的临界点。

正如杨达卿所言,就在前不久,义乌还曾出现“每单0.8元,义乌快递发全国”的情况,在电商业务发达的义乌,快递企业再次依靠价格战来获取市场份额。但对于每个行业来讲,价格战都不长久。

对此,雷中南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快递行业处于V字的底部,逐步从关注竞争对手转向关注自身存续。今年受疫情影响,电商行业表现景气,物流和电商的供需天平转向物流,定价权有向物流转移的趋势。接下来,恶性竞争逐步缓解,价格会逐步恢复理性。

仍有新入局者

我国快递市场空间广阔。数据显示,我国的快递业务量从2009年的19亿件猛增到2019年的640亿件,年复合增速达42%。若按业务量计算,中国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快递市场,包裹数量份额超过全球一半。

同时,快递行业也成为最快消除疫情影响进入全面复苏的行业之一。

5月8日,国家邮政局发布的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提到,4月份快递行业的发展规模指数、服务质量指数、发展能力指数和发展趋势指数同比提高均超20%,表明我国快递行业不仅已逐步消除疫情不利影响,更重要的是已经全面重启上升通道。

尽管头部企业之间争夺激烈,但今年以来,仍旧有新入局者——极兔快递、众邮快递等企业开始布局。(本报记者 李春莲)

标签:快递

相关新闻